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44瞇牌百家樂4章 艷驚四座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嚴娜拉著我在一個顯眼的位置坐下,低聲說:她是石家的石靜嫻,剛從國外回來,是有名的音樂天才,在維也納讀音樂學院。

我點了點頭,稱贊道:真是才貌雙全。

很快,一曲演奏完畢,眾人都鼓起掌來,石靜嫻落落大方地行了一禮,忽然將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:各位,今天我們這里來了一位貴客,姜琳女士。

我嘴角抽搐了兩下,保持著溫和的笑容,起身朝眾人行了一禮,眾人也禮貌地鼓掌。

姜琳女士是赫赫有名的制符大師,更是修為六品的修道者,高手中的高手。她頓了頓,意味深長地說,今天姜琳女士能夠到來,令蓬蓽生輝。現在我們有請姜琳女士來為我們演奏一曲。

熱烈的鼓掌聲響起,我微微瞇了瞇眼睛,原來在這里等著我呢。

石靜嫻,石家人,看來是在為他們家主打抱不平啊。

石家家主在周家門外跪了兩天。求了一疊符箓,于是原本快要死的石默城又活了過來,身體一天比一天好,甚至都能出門到處走動了。

這件事整個首都的人都知道了,雖然人救活了。但石家的面子丟盡了,石默柏為了弟弟可以不在乎,但石家其他人不會不在乎。

但明面上他們不敢做什么,只能搞些小動作,讓我丟人現眼。

但用這種辦法。不覺得太幼稚了嗎?

眾人鼓完掌,見我沒有動,一個女人尖酸地說:怎么,姜女士難道不會樂器嗎?

另一個女人道:聽說姜女士早年家境貧寒,不會也很正常。

雖說這是實話,怎么我聽著這么不是味道?

石靜嫻卻不依不饒地望著我,說:就算姜女士不會樂器,唱歌總沒問題吧,不如上來高歌一曲如何?

見我還是坐著沒動,有人不滿地說:難道姜女士看不上我們?連歌都不愿意唱?

有人低低地笑道:不會是五音不全吧?

還真有可能。另一個也低聲說,畢竟出身低賤,最多也就唱個K罷了,根本不可能上過正規的課程。

所以嘛,這就是暴發戶和真正貴族的區別啊。有人陰陽怪氣地說。

我不由得翻了個白眼,這些人的優越感到底是從哪里來的,不過就是些吃飽了沒事做的花瓶而已。

我淡淡說:我倒是會幾樣樂器。只不過我會的,這里都沒有。

石靜嫻連忙說:不知道姜女士會什么?這家酒店的老板很熱愛音樂,搜集了不少樂器。

笙。我說,我會吹笙。

所有人都愣了一下。

笙是華夏最古老的樂器之一,春秋戰國時期非常流行。在現代來說,是非常偏門的樂器,整個華夏會吹笙的人都不多。

這些自詡貴族的女人們,都有些崇洋媚外,學的都是西洋樂器。學華夏傳統樂器的很少,有幾個甚至不知道笙到底是什么東西,還偷偷地問身邊的同伴。

石靜嫻眼底浮起一抹怒意,她以為我是故意說笙這種偏門樂器的,如果她找不來我會的樂器,那丟臉的就是她了。

我微微抬起下巴,得意地望著她,她對身邊侍立的女服務員說:去問問你們老板,有沒有收藏笙。

是。女服務員出去了片刻,很快就回來了,后面還跟了一個俊美的年輕男人。

石靜嫻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因為女服務員手中捧著一把笙。

我聽說,這里有位女士會吹笙?那俊美男人溫和地說。

下是?石靜嫻臉頰微紅,這個男人長得真好看。

俊美男人笑道:鄙姓姬,這家酒店是我旗下的產業。

屋子里的貴婦人們都很驚訝。

原來,這位就是酒店老板,那位大名鼎鼎的姬先生。

聽說姬先生很少在人前露面,沒想到他居然會在這里出現。

果然如傳說中一般俊美無匹啊。

石靜嫻存心讓我出丑,看了我一眼,笑道:姬先生。就是這位姜女士會吹笙。

姬先生轉過頭來,打量了我一眼,笑道:姜女士真是蕙質蘭心,連笙這么偏門的樂器都會。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,聽姜女士吹奏一曲?

有幾個想看我笑話的人低聲笑道:我看她怎么收場。

就是。不會就直接說不會么,偏偏要說個偏門的樂器,還真以為能混得過去呢。

也算她倒霉,姬先生正好收藏了笙。

嘻嘻,你們說她能不能吹出聲音來?

我嘴角勾起一抹略帶譏諷的笑意,說:當然,只要姬先生不嫌棄我吹百家樂得難聽。

說罷,我從女侍應手中接過笙,緩緩地走上臺去,熟練地檢查音色。這把笙雖然不是古董,卻做工精良,所選的材料也是最好的,音色清脆悠揚,是不可多得的好笙。

看她那樣子。倒真百家樂算牌像那么回事兒。有人低聲說,難道她真的會吹?

姬先生眼中閃過一抹欣賞,找了個位置坐下,認真地聽起來。

我抱起笙,開始吹奏,一個嘹亮的音色流淌出來,眾人一下就呆住了。

我所吹奏的,是一首古老的曲子–《情思》。

這首曲子起源于西周時期,是一首民間樂曲,它講述了一位美麗的少女。在某次采集薇草的時候,偶然見到了出游的國君公子,一見鐘情。但兩人地位懸殊,公子根本不會搭理一個小小的平民女子。

少女日夜思念公子,每天都會到第一次遇到公子的地方。吹奏這支曲子真人線上百家樂,祈求某一天公子能夠聽到。

這首曲子吹奏了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公子再也沒有來過,少女漸漸老去。直到某個陽光明媚的早晨,她最后吹奏了一曲《情思》,然后沉沉睡去,再也沒有醒來。

一曲終了,偏廳里一片安靜。所有的貴婦們都沉浸在曲子所營造的意境之中,無法自拔。

有不少情感豐富的,臉上帶著淚水,似乎在為少女絕望的單相思悲傷。

啪啪啪。清脆的掌聲響了起來,我抬頭一看,是姬先生在鼓掌,一語驚醒夢中人,貴婦們都跟著鼓起掌來。

真沒想到,她居然真的會吹。

是啊,還吹得這么好。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唉,就是曲子太哀傷了,和今天的氣氛不符。

此時的石靜嫻非常尷尬,她本來想讓我丟臉,沒想到最后丟臉的卻是她。

我故百家樂必勝術意氣她,笑道:石小姐,你覺得我這笙曲吹得如何?

石靜嫻臉一陣紅一陣白,沉默了好一陣,才勉強說:吹得不錯。只不過……笙這種樂器,太低俗了。

姬先生嗤笑了一聲。說:石小姐,笙在古代的時候,是一種宮廷樂器,在舉行祭祀社稷的重大儀式中,都會用到笙,笙怎么會低俗?

就是。有人附和道,有些人真是沒見識。百家樂破解

石靜嫻氣得臉色漲得通紅,她不甘心地望著我,實在是想不通我為什么會吹奏這種樂器。

我勾了勾嘴角,我的確不會。以前家里那么窮,哪里有錢去學什么樂器。

但是,飛炎會啊。

前世的我,活了千百萬年,曾多次前往凡間追擊逃犯,與古代的名人們同桌飲茶,賞花聽琴,怎么可能不會幾門樂器?

其實,前世的我,會的樂器還很多。古琴、古箏、洞簫、長笛、琵琶,等等等等,我都會一點。

其中最擅長的,還是琵琶。

之所以今天我會要求吹笙,是因為想起了前世之時。西周時代,我曾來到凡間,結識了周王的一位王子。他邀請我進王宮之中參加宴會,一位傾慕王子的貴族女子也用表演才藝的方式為難我,當時,我也是吹了一首笙曲,讓那貴族女子羞憤不已。

幾千年過去了,王子和貴女都已經成了過眼云煙,但當日的情形與今天實在是太像了,讓我心中生出幾分惆悵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