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百家樂機率詭談 第399章 我不是好欺負的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賀少嘴上叼著一根煙,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,朝車上的我看了一眼,嘿嘿笑了兩聲:我說過,你們遲早要落在我的手上。

宋宋冷笑一聲,說:你叫了這么多人,到底想要干什么?

賀少呵呵笑了笑,說:那還用我說嗎?我要的,當然是那塊帝王綠。

宋宋嘴角上勾:這么說來,我們只要把帝王綠給你,你就會放過我們?

賀少用色瞇瞇的眼光瞟了我一眼,說:如果是剛才。我還可以放你們安全離開,但是現在,你們讓我這么勞師動眾,不拿點利息怎么行?

那你想怎么樣?宋宋問。

賀少嘿嘿笑道:車上那個女的,給我玩玩,至于你嘛,就給我的的兄弟們……

話還沒說完,賀少突然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花香,接著眼睛一直,然后扭著身體開始跳起舞來。

他的部下們一下子就愣住了。

賀少跳得非常瘋狂,跳的還是夜店的艷舞,跳著跳著還把上衣給脫了。跑過去抱著其中一個部下,不停地扭動。

他那個部下臉色發白,連動都不敢動一下,我連忙捂住了小曦的眼睛,宋宋拿出手機,面帶笑容地開始錄像。

喂,不許拍!幾個保鏢沖上來想搶手機,結果他們也愣了一下,然后跟著賀少跳舞,還跟賀少動作一致,就像是伴舞一樣。

其他人都是聰明人,都明白今天是碰到硬茬了,宋宋用手機拍得很歡,另一個保鏢遲疑了一下,上前說:這位……女士,你知不知道我們少爺是什么人?

話還沒說完,也假如舞蹈之中。

我管你是什么人。宋宋白了他一眼,然后將剛剛錄的視頻傳到了微博上。轉身上了車,我笑道:宋宋,你還真是會玩兒。

宋宋朝小曦擠了擠眼睛:小曦,宋宋阿姨厲害吧。

小曦用力點了點頭:宋宋阿姨好厲害。

好,等你長大了我教你。

好啊。小曦用百家樂技巧教學力拍著小手。

喂喂。我不滿地說,別教壞我女兒。

宋宋所發的這則微博很快就被轉瘋了,我讓鄭叔幫忙調查了一下,賀少在京城的圈子很有名,賀家是做珠寶生意起家的,家里的珠寶生意做得很大。

他經常巧取豪奪別人手中的珍貴珠寶,特別是翡翠,每次都用超低價買進,誰如果不愿意賣,下場往往會很慘,上次玉石街那邊開出的紫羅蘭,就在他的手上。

至于當時開出紫羅蘭的人,是南方的一個專門做玉石生意的老板,從那之后,再也沒人見過他。

賀少之所以這么囂張,據說是因為上面有人,至于上面的是什么人,不可說,不可說。

此時的賀家,賀少的腿上正打著石膏。他的舞技不怎么樣,卻跳了一個高難度的動作,導致右腳腳踝骨折,身上滿是拉傷,躺在床上哎喲哎喲喊疼。

賀夫人坐在床邊不停地抹眼淚,怒罵道:這些殺千刀的。居然把我兒子害得這么慘,我絕對不會放過她們!

媽。賀少抓住她的手,你一定要喊外公給我做主啊。

賀夫人點頭道:一定,一定。

這時,一個中年男人走了進來,緊皺著眉頭:這是怎么回事?

賀夫人跳了起來,指著他的鼻子罵道:賀興方,咱們的兒子都成這樣了,你說,你給不給他報仇?

賀興方眉頭皺得更緊了,沖賀少道:你是不是又出去給我惹禍了?

賀夫人擋在兒子面前,說:賀興方,你兒子被人欺負了,你不說替他報仇,還教訓他,你到底是不是他父親?

賀興方怒道:慈母多敗兒,都是你平時太縱容他了,他才會有今天。

賀夫人冷哼一聲:別忘了我父親的身份,只要有他在,別說我兒子是殺幾個人,奪幾件翡翠了,就是殺得血流成河,都沒問題。

賀興方氣得手有些發抖:你,你看看你說的是什么話。有你這么教導孩子的嗎?還血流成河,你簡直就是瘋了。我不管了,隨便你們怎么折騰。

說完,甩手就往外走,賀夫人鄙夷地望了他一眼,說:真不是個男人。

媽。賀少說,我聽說,那個女人是周家的人。

賀夫人微微瞇了瞇眼睛,說,周家最近的風頭是很勁,不過我都派人查過了,那個女人只不過是周家大少的女人,還沒過門百家樂必勝術,就不算周家人。我就不信了,以我父親的身份,讓他們周家交出一個外人,還做不到!

賀少眼中精光一閃:媽,先不要弄死那個女人百家樂預測app,把她給我弄回來,我要親自教訓她,才能出這口氣。

好,好,都聽你的。

夜色低迷,我正在陪著小曦玩。忽然家里的傭人李媽走了過來,說:姜女士,老爺請您過去,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商量。

果然來了。

我讓宋宋看好孩子,來到周老爺子的書房。周老爺子溫和地說:小琳啊百家樂,來啦,坐坐,這是今年新到的大紅袍,來嘗嘗。

他的面前放著一套精致的茶具,老爺子正在泡茶,動作如行云流水,每一個動作都充滿的美感。

謝謝爺爺。我接過茶杯,喝了一口,唇齒留香。

如何?他問。

我露出一分愧疚:爺爺,我對茶并不是很懂,倒是糟蹋的這茶了。

周老爺子擺了擺手:飲茶一事,只要你能從飲茶中得到心靈的寧靜,這茶就不算枉費了。

既然他不先提。我也就不說話,悠閑地喝茶,茶喝了好幾盅,他終于開口了:小琳啊,爺爺也不跟你拐彎抹角了。賀家不好惹啊,別的不說,那賀夫人的父親身居高位,招惹了他們,即使是我們周家,也難以應付。

我將茶杯輕輕放下,說:爺爺,有什么話,你直說吧。

周老爺子嘆了口氣,說:我知道,賀大少是你那個姓宋的朋友傷的,我已經想盡了辦法跟他們周旋,他們同意讓步,只要你把宋宋交出去。

我拿杯子的手微微一頓。笑道:爺爺,聽說您年輕的時候,當過幾年兵,上過戰場?

一提起那場戰爭,周老爺子就一臉自豪:是啊,當年我還年輕。我是一名炮兵,敵人的戰斗機對我們一陣狂轟濫炸,我的大腿被彈片切去了很大一塊肉,血流如注。但我總算是活下來了,而我的戰友們卻都已經死去。我躺在死尸堆里,等著敵人接近。那是一支五人小隊。當他們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,我一個鯉魚打挺就跳了起來,割斷了一個敵人的喉嚨。那場戰斗,我一個人殺死了五個敵人,榮獲了二等功。

他回過頭去,看向擺在紅木書柜上的軍功章。露出一絲得瘋狂百家樂意的笑容。

我身子微微前傾,說:爺爺,如果當時那些敵人發現了你,抓住了你,要求你交出我軍的情報,出賣自己的戰友。你會為了茍且偷生這么做嗎?

周老爺子的眉頭皺了起來。我看向那枚軍功章,說:如果我們今天退讓了,他們就會認為我們軟弱可欺,他們會得寸進尺,如果下一步他們要求將我交出去,周爺爺,你也會交嗎?

周老爺子眉頭皺得更深了:他們已經答應了我??

您相信他們嗎?

周老爺子無言以對。

良久,他說:禹浩還沒有回來,我不能讓你出事,不能讓周家出事。

我站起身來,微微欠身:爺爺,你放心吧,禹浩不在,還有我。這件事,我能解決。

周老爺子顯然不信,在他眼中,我只是一個出身貧寒,沒有根基,需要周家這個龐然大物保護的女孩。

你能做什么?他問。

我笑了笑,說:什么都不做。

周老爺子一臉茫然。

我回到房間,對宋宋說:替我發布消息出去,說我病了,暫時就不畫符了,養病這段時間,我誰也不見。

宋宋笑了:好的。

對了。我說,提醒他們,那些符咒有三分之一是你畫的。不然,他們還以為你好欺負呢。

宋宋點頭道:放心,我會處理妥當。

上次的拍賣會后,我與很多門派家族,包括軍隊簽訂了合約,要定期為他們繪制大量的符箓。要知道,現在的形勢很嚴峻,如果沒有了我的符箓,后果將不堪設想。

在這種時候,他們明明知道我多么重要,卻為了一個小小的二代三代的一時之氣,就要我伏低做小,看來他們真的是當我好欺負啊。

或者,是那些在拍賣會開始前就離開的人眼紅了,想要用這個辦法來逼我就范?

做夢!

老娘愛畫符就畫,不愛畫,看你們誰能逼我。

從我閉門養病開始,外面的情況就有些亂了,很多門派發現,從我這里買的符箓,威力要比一般的符箓大上很多,也無法仿制,在與鬼物的戰斗中,非常有用。

我不肯畫符,他們就開始慌了,好幾個首都的大家族來探病,都被我拒之門外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