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311章 穎初鬼百家樂技巧教學帝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當一切結束的時候,天就快亮了,地獄的天空又開始一寸一寸變得火紅,周禹浩美美地睡了過去,他體內的氣息已經平穩,劇毒也已經排出了體外。

我起身穿好衣服,望著睡夢中的他,心情萬分惆悵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周禹浩醒了過來,看我的眼神浮動著一抹喜色。我別過臉去不肯看他,他假咳了兩聲,說:昨晚……謝謝你。

我點了點頭,用石頭在地上寫:我們該走了。

周禹浩突然握住了我的手,輕聲說:真想再中一次毒。

我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他笑得更高興,像一只饜足的貓咪。

我用血在地上畫出陣法,金色的光在我們四周升起,我們化為兩道流光,消散在夜空之中。

當時我們并不知道,我們的突然出現,在地獄之中掀起了怎樣的腥風血雨。

數天之后,奄奄一息的越澤被拖進了一座巍峨的洞府。

層層疊疊的黑色建筑之中,空氣中彌漫著一股令人迷醉的香甜味道,大廳之中掛著一道道色彩曖昧的紅色紗幔,紗幔之中有一道道倩麗妖嬈的身影,如同蛇一般扭動。

越澤渾身血肉模糊,已經沒有個人樣了,他被拖進了大廳,扔在了大廳最高的那座紗幔之前。

陛下。拖著他的兩名鬼兵說。越澤帶到。

紗幔之中,有一張鮮紅的寶座,而寶座之上,半倚著一道纖長的身影,紗幔讓他的身姿若隱若現。他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袍,衣領松松地開著,露出一線潔白如玉的肌膚。

他容貌看不真切,但只一眼,便能感覺到,他是個絕頂的美少年。

這個人,居然就是地獄十八層中大名鼎鼎的鬼帝–穎初。

地獄之中,鬼王極其以下修為的鬼怪,只能在自己所在的那一層地獄里活動,而鬼帝卻不同,他們能穿行于十八層地獄之間,是接近于神一般的存在。

說吧。穎初鬼帝開口,聲音非常好聽,每一個音符都仿佛撓在你的心上,讓你心癢癢的,只想把他抱進懷中,一親芳澤,是誰把你弄成這樣的?

越澤渾身血肉模糊,幾乎看不清五官,就像是一塊爛肉上。有一個破洞,而那破洞,就是他的嘴巴。

他極度百家樂必勝術虛弱,開口道:陛下……飛炎將軍和承皓鬼帝回來了。

什么?穎初直起身子,聲音低沉了幾度,飛炎……不,承皓他……回來了?你沒有弄錯?

越澤道:陛下,我就是被飛炎將軍的天眼所傷,修為倒退到了鬼將,才會被丹秋鬼王打成這副模樣。多謝陛下的救命之恩。今后我一定做牛做百家樂機率馬……

誰說我要救你?穎初輕輕笑了兩聲,笑容妖媚動人,若你還是個鬼王,對我還有點用處,現在你只是區區一個鬼將。我手下的鬼將多如牛毛,要你何用?

越澤驚恐地顫抖起來:不,不,陛下,求求您,饒了我……

你是什么東西,就算我憎恨飛炎,她也不是你有資格染指的。穎初輕輕地說,一條紅色的絲帶從紗幔之中飄了出來,如同蛇一般纏住了越澤的脖子。

越澤已經說不出話來,眼中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恐懼。

那絲帶將他一層一層包裹起來,像一只蠶繭,他在里面徒勞地掙扎著,最后,穎初輕輕將絲帶一拉。越澤已經變成了一灘膿水。

給我收拾干凈。穎初道。

是,陛下。一群侍從如潮水一般從大廳外涌了進來,將地面的膿水全都收拾干凈,又如同潮水一般退了出去,消失無蹤。

穎初臉色陰郁。飽滿的雙唇勾起一道冷酷的弧度:承皓,你想要跟飛炎姐姐雙宿雙飛,做夢!你當年讓我對飛炎姐姐做了那樣的事情,你真的以為你們會有好結果?做夢!我不會讓你們得意的。

我睜開眼睛,已經回到了那座洞府之中。我抬頭望了一眼周禹浩,將手縮了回來。

他愣了一下,眼中有一抹苦澀,卻也沒有多百家樂贏錢公式說什么。

闖入我洞府中的那個修道者,連煉制丹藥的器具都沒給我留下。我只好去買了一個熬藥的砂鍋,將郎煥草和其余三十多種藥材在砂鍋里熬煮了三天三夜。

這三天之中,我不停地念誦咒語,將一張張符箓燒盡之后扔進藥水之中,到最后。藥汁已經變得極為清亮,宛如一鍋白水。

這時,正值一天的中午,我體內的陽氣達到了巔峰,我咬破了食指。將幾滴鮮血滴入其中,藥汁立刻翻滾起來。

我立刻加大火,將藥汁熬干,只剩下貼著砂鍋底的一層白色的膏體。

我將那膏體刮下來,放入玉瓶之中,回到了潁州,再次進入了那座院子里,才幾天,里面的腐臭氣更加濃郁。

我一進門,陳宏時便焦急地問:東西帶來了嗎?

我拿出玉瓶,往他黑色的紗幔中一彈,他立刻接住,打開瓶口聞了聞,頓時覺得身上的疼痛減輕了一些。

好,好。就是它。陳宏時正要往嘴里倒,我說:等等。

怎么?

你似乎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我面無表情地提醒他。

放心,我沒有忘。陳宏時從枕頭下拿出一只盒子,丟給了我,鑰匙和地址。都在里面。

我打開盒蓋,里面躺著一只青銅鑰匙,鑰匙的造型非常古老,也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東西了。旁邊是一張羊皮卷紙,打開一看,是一幅地圖。

你就不怕我在藥膏里面下毒?我冷聲道。

他哈哈笑道:你不是那種人,七娘所教出來的孫女,肯定光明磊落,不屑于做這種事。

我冷哼了一聲,不再說話。

藥膏吞下之后。他開始調養身體,受了好幾年的詛咒,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恢復的,我答應他,在他完全康復之前。不會離開陳家,以防病情反復,還需要再煉制一次解藥。

這座院子,自然不會是陳家的祖宅,陳凈、陳凌等人都沒有再出現。陳宏時派了個小姑娘來陪我,她叫陳家如,是陳宏時最寵愛的孫女,小小年紀,實力已經達到了二品巔峰,隨時可能晉升三品。

陳家如非常活潑可愛,或許是父母保護得太好,性格有些天真,但我對陳家的人都很不喜歡,對她也冷冰冰的,她卻大大咧咧,整天纏著我,讓我不勝其煩。

姜琳姐姐。陳家如咋咋呼呼地跑進來,笑道,咱們后院的那一口靈泉開始噴泉水了。用靈泉水洗頭,能聚集靈氣于上丹田之中,可以增加修為,開拓精神力呢,我們一起去洗吧。

我心中一動,陳家之所以選了這里修建宅子,就是因為這里有一口靈泉,每三年都會噴涌一次泉水,泉水中含有靈氣,以水洗頭,對溫養腦海中的靈識大有好處。

我本來在看書,將書本一合,道:靈泉在哪里?帶我去看看。

好嘞。陳家如高興地說,姐姐,你跟我來。

此時,周禹浩出現在了陳宏時的臥室之中,腐臭氣幾乎已經聞不到了,陳宏時原本老態橫生的臉,也恢復了幾分生氣,皺紋也漸漸消失了,看起來就像個五六十歲的人。

你要見我?周禹浩冷淡地說。

陳宏時從黑色紗幔之后走出來,身材也挺拔了,竟然有一米八幾,步伐矯健瘋狂百家樂,氣質卓然,百家樂賺錢能夠看出幾分年輕時候的俊美帥氣。

他來到周禹浩的面前,說:周大少,你和我孫女之間,似乎有些誤會吶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