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294章 百家樂預測父女情深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曲嘉奇還想說什么,我突然站了出來,盯著她,說:曲嘉奇,我問你,你一開始接近我的時候,是不是就是一場陰謀?

曲嘉奇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那一瞬間,我在他眼中看到了一抹恨意和……嫉妒。

是的,是嫉妒。

那一瞬間,我懂了,一切都懂了。

我突然笑了,笑聲中帶了幾分蒼涼與痛苦:是我太蠢了,我居然真的曾經把你當作我最好的朋友。

曲嘉奇冷淡地看了我一眼,說:真不知道,像你這樣愚蠢的女人,他為什么還對你那么好。

我覺得心一陣揪痛,冷笑道:好。好,算我瞎了眼睛。

張昌順一臉愁苦,道:嘉奇,不管你做了什么,你都是我的女兒,跟我回去吧。

等等。嶗山掌門高青龍道。張掌門,你們茅山的那點盜嫂的破事兒我們都沒興趣去管,但是你的義女挑撥我們兩派的關系,還殺死了五臺山的德心大師,這筆賬,恐怕不能隨隨便便算了吧。

對!五臺山一個中年和尚走了出來。厲聲道,張掌門,德心師叔無辜被殺,你居然還要護著這個鬼物,你是要與我們五臺山為敵嗎?

這等孽障,還和她廢話什么,我們要為德心師叔報仇!另一個稍微年輕一點的和尚大喊一聲,拿出一只轉經筒,將轉經筒一轉,那轉經筒上的經文亮起,化作一道光,朝著曲嘉奇而去。

那金光罩在曲嘉奇的頭頂,無數的經文緩緩地轉動,她發出一聲慘叫,倒在金光之下,身體上冒起陣陣黑煙,似乎極為痛苦,在地上不停地打滾兒。百家樂破解程式下載

曲嘉奇以前在茅山非常的得寵,她的師兄們都很喜歡她,如今她受苦,師兄們全都別開臉去,不忍再看。

住手!張昌順忽然將拂塵扔出,打在那道金光之上,金光立刻便被打得四分五裂,那個施法念經的和尚后退了幾步,怒道:張掌門,你想干什么?

張昌順嘆息道:嘉奇始終是我的義女,是瞇牌百家樂我沒有教好她,她今天的所作所為,我都要負責任。

五臺山的眾和尚怒道:你要怎么負責任?

張昌順忽然面色一凝,抬手朝自己的胸膛打出一掌。

師父!張宏泰不要命地沖過來,想要阻止,但一切都晚了,那一掌結結實實地打在他的胸口,肋骨斷裂的聲音響起,張昌順的胸膛癟了下去。他猛地吐出一口鮮血,看向五臺山的眾人:這樣,可以了嗎?

他這一掌,不僅僅是內傷外傷的問題,還毀掉了他自己將近二十多年的修為,連實力都跌到了四品。

因為我實力不濟,因而并不知道他以前到底有多強,但至少都是五六品。

要知道,修道者,越往上走,越難,從五六品跌了下來。再想上去,可就千難萬難了。

可以說,這一掌,斷掉的是他的修行之路。

五臺山的和尚們見狀,倒是不好說什么了,曲嘉奇瞪大了眼睛。似乎不敢相信,這個害死了自己的父親,又對自己母親意圖不軌的義父,居然真的愿意自廢修為,救自己一命。

她大吼道:誰要你救了?我就算死,也不要你救!說罷,她仰頭怒吼一聲,所發出的竟然是野獸一般的怒吼,面容發生了極大的變化,眼睛變得銅鈴般大,放著紅光,面色猙獰地朝著張昌順撲了過去。

張昌順回過頭,拿出一只玉瓶,將瓶蓋打開,曲嘉奇大驚,想要逃已經晚了,拼命地掙扎著,卻被一股強大的吸力吸引著,生生地化作細細的一縷,給吸進了那只玉瓶里去。

高青龍冷笑道:原來是你們茅山的至寶–羊脂玉瓶,張掌門,你為了護犢子,還真是舍得下血本啊。

我心中一動,羊脂玉瓶。和《西游記》里的羊脂玉凈瓶有什么關系嗎?

小說里的那只瓶子,也是能將人給吸收到瓶子里去,只不過需要叫人的名字,被叫的人要答應才行。

或許,這只羊脂玉瓶,就是小說里那只羊脂玉凈瓶的原型也說不定。

張昌順根本沒有搭理高青龍。將羊脂玉瓶放進了自己寬大的道袍袖子中,轉身來到華山派掌門、少林寺永德大師以及各大家族的家主面前,行了一禮,道:各位,殺死德心大師的兇獸已經被我捉拿,但是現在還有一個謎題。

他頓了頓。說:那把昆吾劍,到底到哪兒去了。

眾人面面相覷,百家樂破解高青龍更是絲毫不給面子地說:張掌門,你別賊喊抓賊了,昆吾劍不是在你那個義女的手中嗎?你真是好算計啊,打了自己一掌,就白白得了一把昆吾劍,這樣的買賣,還真是劃算啊。

眾人一聽,都用不信任的目光望著他,他說:嘉奇現在就在這只羊脂玉瓶之中,昆吾劍是五等法寶,這玉瓶也是五等法寶,它根本無法吸收和他同等級的法寶。

我這才想起,奶奶書里說過,其實無論是法寶、符箓、丹藥還是功法,都是有等級的,九等最低,一等最高,只不過現代修道界,很多東西都失傳了,修士們所使用的東西,都是最低等的,因而也沒幾個人愿意去提這些東西的等級。

少林寺的永德大師雙手合十。說:張掌門是說,在我們之中,還有一個曲嘉奇的同黨?

沒錯。我走出來高聲說,曲嘉奇確實有一個同黨,他這個同黨的實力強大,而且非常善于隱藏,隱藏得極深。

華山派掌門李老頭說:姜丫頭,難道你知道這個同黨到底是誰?

我點了點頭,道:沒錯。

高青龍哈哈笑道:你才多大歲數,實力才多高?我們這些前輩都沒能看通透的事情,你居然能知道?牛皮別吹破了。

我嘴角帶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抬手朝著人群之中一指:曲嘉奇的同伙就是……

眾人都驚恐地看著我。似乎有些擔心我的手指指到了他們的腦袋上。

那個人就是……我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,然后猛地轉身,指向一個人,說:就是你!你就是曲嘉奇的同黨!

眾人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都露出極度驚訝的神情。

被我指出來的,竟然是嶗山派掌門高青龍。

高青龍愣了一下。隨即冷哼一聲:一派胡言!簡直滑天下之大百家樂賺錢稽,我堂堂嶗山掌門,會是鬼王的同黨?

李老頭也說:姜丫頭,你會不會是弄錯了?高掌門一直嫉惡如仇,不可能與軒弦鬼王狼狽為奸。

我笑了笑,說:李掌門。高掌門的確是個正派人,不會投靠鬼王,當然,前提是,他真的是高掌門。

眾人臉色一變,李老頭驚道:你是說。他不是真正的高掌門?

高青龍冷哼一聲:胡言亂語,說我不是高青龍,你有什么證據?

我緩緩來到他的面前,朝他微微一笑,用極低的聲音說:兩千多年前,你轉世投胎成為一個鮮卑的王子,你在眾多國家之中搞風搞雨,有一次你偽裝成了匈奴的單于,你還記得,我是怎么揭穿你的嗎?

高青龍臉色劇變,雙掌一翻,一股黑氣出現在我面前,化為一道黑色的漩渦,想要將我吸進去,絞成碎片。

濃郁的鬼氣開始在整個正殿之中彌漫,眾人都露出極度驚訝的神情,我的嘴角微微上勾,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周禹浩忽然來到我的面前,抓住我的胳膊,一個閃身便來到幾十米之外,那黑色的漩渦撲了一個空,朝著離高青龍最近的幾個修道者撲去。

那幾個修道者被吸了進去,發出一聲聲尖銳的慘叫,鮮血從黑色漩渦之中噴濺而出。

你,你真的是假冒貨!李老頭驚道,高青龍身后的弟子們,也迅速散開,大弟子清玄怒道:你把我們師父弄到哪里去了?

我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,當年軒弦鬼王逃出地獄,我去追捕的時候,將一把現形散灑在他的身上,他立刻就現出了真身。

但是,要配置現形散,必須要幾樣地獄出產的藥材,我現在手頭根本沒有。

所以,我只是說出來嚇唬嚇唬他而已,沒想到我雖然已經轉世投胎了這么久,余威仍在,就這么一句話,就讓軒弦露出了馬腳。

高青龍忽然呵呵陰笑起來,他的容貌開始迅速地變化,一寸一寸,化為了一個二十四五歲的俊美青年,只是那眉眼之間,全是卑劣和陰險。

各位,歡迎來到我的洞府。軒弦身形一閃,出現在黑色的王座之上,雙手張開,笑道:我給各位安排了盛大的迎接儀式,以真人百家樂盡地主之誼。

混賬!清玄怒吼,回答我,我師父怎么樣了?

你師父?軒弦哈哈大笑,既然我在這里,你師父還能活著嗎?

啊!清玄暴怒,仰頭一聲憤怒地咆哮,接著便拔出長劍,朝著軒弦撲了過去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