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15歐博百家樂4章 恐怖火車 為我叫小呵呵的玉佩加更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我皺眉道:這事要告訴第四組嗎?

周禹浩說:今天的事情,警方已經介入,很快就會上報給X檔案調查處,往活人體內注入死人怨氣,這是大事,如果我沒有料錯,很快首都總部就會派人過來,專門調查此事。

我松了口氣:既然有他們調查,我們就輕松多了。

周禹浩臉色依舊很陰沉:這事不簡單,我們先不要輕舉妄動。等首都的人來了之后,再見機行事。鄭叔。

少爺。鄭叔微微欠身。

你繼續搜集情報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戰不殆,現在我們對死亡國度一無所知,這太危險了。

是,少爺。

兩天之后,從首都開往山城市的高鐵上,一等座內只有兩個男人,所有的座位都拆除了。換上了兩張高檔皮質沙發和一張紅色的圓桌,桌上擺放著紅酒和兩只酒杯。

其中一個,穿著黑色的襯衣,端起酒杯,晃了晃杯子。笑道:雨森,怎么你好像不太高興?

說話的正是汪樂,他依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,嘴角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。

坐在他對面的男人看起來很高冷,二十七八歲,天氣很熱,他卻還穿著一件長風衣。

和你一起出任務,我能高興得起來嗎?韓雨森冷冷地說。

汪樂笑道:別整天一副死人臉嘛,怎么說我們也認識十幾年了,也算是青梅竹馬。何必這么冷淡?

韓雨森懶得搭理他,身體靠在沙發上,看向窗外,汪樂繼續說:這次的事情,你有什么看法?

韓雨森冷聲道:這個死亡國度,之前在燕京、魔都等地都有出現,總部也都派了人過去調查,沒有找到任何線索,我們這次估計也會無功而返。

汪樂道:不用妄自菲薄嘛,雨森,他們沒有查到線索,那是他們實力不夠,換了我們就不一樣了,說不定我們能將死亡國度揪出來,一舉打掉。

韓雨森冷笑一聲,不再說話,似乎對他的話嗤之以鼻。

來,來,喝酒。汪樂給他倒了一杯紅酒,這瓶酒可是73年的。我花了大價錢從國外的拍賣會上買回來的。

韓雨森冷冷說:工作時間,不能喝酒。

你啊,就百家樂機率是太死板。汪樂說,以咱倆的酒量,就算喝上十瓶都不會醉。

韓雨森似乎有點受不了他,起身朝其他車廂走去,汪樂高聲道:你去哪兒?

透透氣。韓雨森說,清靜一下。

他走到后面的餐車,點了一份盒飯,自顧自地吃了起來。兩個漂亮的女服務員站在柜臺后面,偷偷地看著他,說:你看,那個男人好酷啊。

哪里酷啦?穿個風衣就叫酷啊?也不看看這都什么天氣,還穿成這樣,我看吶。他就是裝酷。

不管怎么說,人家長得還是挺帥的,身材也不錯。

你要是喜歡,待會兒你去收他的盤子。

去!

兩人嘰嘰喳喳地說笑,韓雨森忽然轉過頭,看向門的方向,一個男乘務員緩緩地走了進來。

那個男乘務員戴著一頂制服帽子,將帽子壓得很低很低,幾乎遮去了半邊臉。

柜臺后的兩個女乘務員見了他,笑著打招呼:小黃啊。你不是去查票了嗎?這么快就回來啦?

男乘務員緩緩抬起頭,眼睛露出一抹猩紅的光:……跑,快跑……

你沒事吧?離他最近的那個女乘務員朝他走過去,忽然一只手伸過來,抓住了她的胳膊。她驚訝地看了看韓雨森,韓雨森冷著臉說:馬上離開這節車廂。

女乘務員還沒有回過神來,小黃突然暴起,撲向離他最近的一個乘客,雙手的指甲全都變得又長又鋒利。往那乘客的腦袋刺了過去。

韓雨森忽然在原地消失,不到一秒鐘就出現在小黃的面前,騰空而起,一腳踢在他的腦袋上,將他踢飛了出去。

啊!餐車里用餐的乘客們全都尖叫著跳起來。爭先恐后地往其他車廂跑。

韓雨森大馬金刀地站在餐車中央,冷冷地看向地上的小黃,他剛才摔在墻上,把金屬的墻壁都給砸出了一個大的凹陷。

他雙腿一蹬,從地上跳了起來。眼睛變成了兩個瞳孔,兇神惡煞地瞪著他,嘴里的牙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了出來。

韓雨森沉聲道:是誰往你體內注射了極速百家樂鬼魂的怨氣?

小黃惡狠狠地說:死!

說完真人線上百家樂,他大吼一聲,朝著韓雨森沖了過來。動作矯健宛如猛獸,韓雨森面色未變,抬起胳膊,手心中溢出一股凜冽的寒氣,朝小黃席卷而去。

小黃的爪子開始結出白色的冰晶,然后順著他的雙臂一直往上蔓延,不過短短的幾秒鐘,小黃就已經被冰凍成了冰人,從半空中落下,啪地一聲,雙手竟然齊齊摔碎了。

這種急速冰凍,就像是氮氣一樣,將人全身上下全部凍結,當場死亡,尸體也變得很脆弱。

這時。幾個乘警沖了進來,看到眼前的景象,都嚇得說不出話來。

韓雨森拿出自己的證件,乘警們看了一眼,肅然起敬:首長好。

我要看列車上的攝像視頻。韓雨森說。拿出手機給汪樂打了個電話,讓他盡快過來。

是,是,首長請跟我來。乘警帶著他來到調度室,每節車廂都有攝像頭。他調出視頻,視頻之中,小黃開始查票,之前一切正常,當他來到第四車廂的時候,視頻突然熄滅了半分鐘,然后又恢復了正常,但小黃已經不見了。

看來,是第四車廂出了問題。

這時,汪樂正走進第四車廂。調度室在車尾,而一等座在第一車廂,到調度室,必然會穿過整座列車。

他進來的時候,臉色微微凝固了一下。隨即又恢復了正常,依然帶著吊兒郎當的笑意,雙手抄在褲子口袋里,一邊走,還一邊哼著歌兒。

這班列車因為車票比較貴。不是高峰期,乘客都比較少,這節車廂里只有七個乘客,都低著頭,沒有人說話。特別的安靜。

安靜得有些詭異百家樂

他走到其中一排座位前,停下了步子,側過頭去對一個孕婦說:大姐,你沒事吧?是不是有些不舒服?

那個孕婦緩緩地抬起頭,看起來很憔悴。緩緩說:我沒事,謝謝你。

汪樂一副自來熟的模樣,伸手就去拉孕婦的胳膊:大姐,話不能這么說,您可是懷了孕呢,就算不替自己想想,也要替孩子想想。我以前當過軍醫,來,我來幫你看看。

孕婦大怒,惡狠狠地瞪著他。雙眼外凸,嘴唇里伸出兩根尖銳的牙齒:滾!

汪樂笑了:怎么,這么快就按捺不住,露出本來面目了?

孕婦的肚子突然涌動起來,似乎是百家樂教學孩子在里面不停地翻動,她發出一聲尖利的慘叫,肚子居然被生生地撕開了,一個還未發育完全的嬰兒鮮血淋漓地爬了出來,雙眼猛地睜開,對著汪樂發出一聲類似于野獸的尖叫。

汪樂露出幾分厭惡的表情:所以我才討厭孩子,長得太丑了,一點也不可愛。

就在這時,其他幾個乘客全都站了起來,一個個全都低著頭,朝著他圍攏過來。

他笑道:喲,這是要搞人海戰術啊,行啊,都來都來,還省了我不少事兒。

嘰!那嬰兒尖叫一聲,凌空撲來,雙手抓向他的腦袋,要是這一下抓實了,能將他的腦袋給擰下來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