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151章 活人身上的鬼氣 百家樂贏錢公式-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我將金甲將軍拿在手中,看著夏青東,眉頭皺了起來。他的身體很不對勁,明明是活人,體內卻有這么濃郁的鬼氣。

普通人是無法傷害作為鬼魂的周禹浩的,但他一拳揮出去,卻在周禹浩的臉上留下了一道青紫。

這個男人到底是什么人?

兩人一連拆了上百招,兩人虛晃了一招,各自后退了一步,兩人互相望著。目光交鋒,氣勢凌厲。

忽然,周禹浩笑了:果然不出我所料,你不用調查我和姜琳了,我們和你不同。

夏青東面色陰冷,周禹浩繼續道:如果你想殺人滅口,盡管可以試試,不過到時候死的到底是誰,就沒人知道了。

說完,他攏了攏衣領。朝我曲起手臂:我們走。

夏青東冷眼看著我們離開,他弟弟急忙上前來:大哥,就這么放他們走?

夏青東沉聲道:這兩個人都不簡單,這個周先生不說,那個女人手中一直握著一只鬼蟲。就憑那只鬼蟲,就能將你們全都解決掉。

夏青西臉色一變,咬牙道:對不起,大哥,我不該去招惹他們。

夏青東搖頭:不關你的事,我的病我自己會想辦法,阿西,你明天就去魔都避一避。

夏青西急忙說:哥,我不會在這種時候離開你。

夏青東按住他的肩膀:阿西,我只有你這么一個弟弟,我不希望你有事,如今是多事之秋,山城市很可能會陷入災難,你留在這里,反而會讓我礙手礙腳。

夏青西露出愧疚的表情:我明白了,大哥。

我跟著周禹浩出來,奇怪地問:那個夏青東到底是什么人?為什么一個活人身上會有那么重的鬼氣?

周禹浩臉色陰沉,說:從幾十年前開始,就有人在研究,將鬼怪身上固體化瘋狂百家樂之后的怨氣注入活人的體內,從而培養出超級士兵。

我抽了口冷氣:將怨氣直接注入活人體內,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都干?他們還成功了?

十年前,還沒有聽說過誰成功了,但是近些年科技飛速發展,從夏青東的情況來看,的確有人成功了。周禹浩說,我已經讓鄭叔去查了,這是大事,要是有人大規模地創造這種超級士兵,后果不堪設想。

我想了想。又問:你剛才說,夏青東活不了多久了?

對,他體內的鬼氣非常雜亂,已經腐蝕了他的內臟。周禹浩說,照這樣下去,他活不過這個月。

我稍稍松了口氣:這說明那些人并沒有成功。

周禹浩卻不這么樂觀:以前,一旦固體怨氣被注入人體,活人會立刻爆體而亡。

我聽了,忍不住咬了咬下唇,形勢不容樂觀啊。

我不知道的是,在山城市的某個角落,危險已經悄悄地降臨了。

李潔是個全職家庭主婦,她老公在區縣工作,為了讓兒子能考上一個好大學,她將兒子送到了山城市最好的高中讀書。她不放心兒子,就跟著他一起來城區陪讀。

說起這個兒子,李潔就滿臉的驕傲,學習成績在班上向來都是數一數二百家樂教學,即使進了這所最好的高中,他的成績也在年級四十多名,老師跟她說過,她兒子肯定能夠考上重點大學。

我喜滋滋地在出租房的廚房里忙碌,兒子快下晚自習回來了,她要給兒子做最愛吃的炸雞當夜宵。

細嫩的雞大腿。裹了一層面包屑,往油里一炸,一股濃烈的香氣迎面撲來,李潔夾起一只雞極速百家樂腿,放在碗里。

這個時候。她聽到門響,側過頭去問:路路,回來啦?

沒有人回答,她也不在意,端了一盤炸雞腿走出去。敲了敲書房的門:路路,你在看書嗎?我給你送炸雞來了。

仍然沒有人回答,她從門縫往里看,見兒子張路正坐在電腦前,而電腦屏幕上一片漆黑。

路路,又上網啊。李潔推門進去,喲,這什么味道啊,怎么有股腐臭味?是不是屋子里有死老鼠啊?

張路對著漆黑一片的電腦屏幕,一動不動。

路路?李潔將盤子放在他旁邊。輕輕推了他一下,今天不是月考嗎?考得怎么樣?

張路還是沒動。

路路,你沒事吧?李潔覺得有些不對,關心地問,是不是累了?你這身上怎么這么臭啊?不會是摔下水道里了吧?

張路的身體居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雙眼圓瞪,眼睛鼻子里全流出了黑色的鮮血。

路路,路路你怎么了?李潔驚叫著撲了上去,路路你醒醒啊,媽媽就你這么一個孩子,你可不能出事啊。

她拼命搖著兒子的肩膀,又哭又叫,并沒有發現,她身后那臺電腦的屏幕忽然跳了一下,開了。

屏幕上顯示的是一處空蕩蕩的老舊房間。里面除了一地的砂礫之外,什么都沒有。

在那間房子里,躺著一個和她兒子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年,那少年也七竅流血,雙眼圓睜。

忽然。電腦里的那個少年動了,他緩緩地站了起來,朝著屏幕的方向走來,漸漸地,整個屏幕都是他那張猙獰恐怖的臉。

李潔仿佛感覺到了什么。緩緩地轉過頭去,眼睛登時睜大。

啊!

我做了一個噩夢,從夢中驚醒過來,看了看墻上的掛鐘,已經是早上七點了。

周禹浩伸手抱住我:不再睡一會兒嗎?

今天有早課呢。我起床穿衣服。周禹浩抱著我不撒手:舍不得你。

行了,別膩了。我轉過身,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,超級士兵的事情,如果鄭叔那邊有消息了。記得趕緊通知我。

我來到學校,和宋宋她們坐在一起,見王可愁眉苦臉的,便問:王可,你怎么了?

我姨媽之前叫我今天中午去妙香居吃飯。百家樂玩法說給表弟慶祝上次作文得一等獎的事情,可是今天上午我給她打電話,一直沒人接。王可擔心地說。

宋宋笑道:你姨媽不會舍不得請這頓了吧?

我姨媽才不是那種不靠譜的人呢。王可白了她一眼,會不會是出了什么事兒?等我下了課,去她們家看看。

真人線上百家樂

我們陪你去。宋宋攬住她的肩膀。說,看能不能蹭一頓妙香居的飯。

去去。王可推了她一把,就你臉皮厚。

兩人打打鬧鬧,兩節課就過去了,宋宋鬧著要陪王可去,正好我和林碧君也沒什么事,便跟著一起去了,反正王可姨媽租的屋子就在學校后校門對面。

我們美院在半山腰上,山下就是全山城市最好的一中,王可的表弟就在一中讀書。便租了這里的房子,主要是便宜。

這是一座老式小區,連個門衛都沒有,王可姨媽就住在底樓,她上前敲了敲門,門居然自己悄無聲息地開了。

我臉色一變,上前拉住王可:你們到我身后去。

王可奇怪地問:怎么了?

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詭異的腐臭味,我反手從挎包里掏出一尺長的桃木匕首,小心翼翼地走進去。

好強烈的鬼氣。

小琳,你別嚇我啊。王可拉了拉我的袖子。有些害怕。

你們留在外面。我說,我先看看情況。

就在這時,書房的門忽然開了,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走了出來,冷冷地看著我:你是誰?

好濃的鬼氣。

我皺起眉頭。王可跑了進來,看到少年,松了口氣:張路,是我,你和姨媽怎么不接電話啊?害我擔心死了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