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131章 百家樂教學都死了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韓露露養了一只倉鼠,她將飯菜喂給倉鼠吃了,倉鼠一點事都沒有,她松了口氣:看來是我們太小心了。

等等。我說,你再看。

那倉鼠忽然眼睛變得血紅,一下子跳了起來,撞在籠子上,把鐵絲籠子都給撞彎了。

韓露露面色大變:怎,怎么會這樣?

你這棟房子里,充滿了極為濃郁的鬼氣。即使你父母沒有下毒,這里的食物吃了,也會被鬼氣侵蝕。你父母都住了這么多天了,卻還像沒事兒人一樣,你不覺得奇怪嗎?我臉色陰沉地說。

韓露露臉色頓時變得慘白:難道……他們已經……

我搖了搖頭:現在說什么還為時過早,咱們小心一些,看他們到底要做什么。

或許是一直沒睡好,韓露露一倒下去就睡著了,我在她身邊放了一張鎮邪祟符,然后悄悄地走出去,潛到韓父韓母的房間,聽到里面有說話聲。

韓露露帶回來的那個女孩皮膚好嫩啊,我要第一個吃。這是韓母的聲音,吃了她的肉,喝了她的血。我一定會變得非常漂亮。

那韓露露就歸我了,我還在想該怎么把她騙回來呢,沒想到她自己先回來了,省了我不少事。韓父說。

你打算怎么吃?韓母問,我要把她烤來吃。活活烤死的,味道最好。

我那個就蒸來吃吧。韓父說,活活蒸死的,肉最嫩。

我從門縫看進去,韓父韓母的臉一片青紫。面目猙獰,帶著一抹恐怖殘忍的笑容。

我即使見多了鬼怪,此時心中也不自覺地抖了一下,捂住嘴,悄悄地回到了臥室,將韓露露搖醒:你父母都被惡鬼附身,咱們趕快走,否百家樂算牌則會有危險。

韓露露身體一抖:那我爸媽……

放心,他們還活著,想辦法把附身的鬼魂驅走就行了。我安慰她,不過這都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,咱們還是要找到事情的源頭才行。

她帶著我,從后門悄悄地溜了出去,出門之時,我在前后門上都貼了一張鎮兇煞犯戶符,將那兩個附身在韓父韓母身上的鬼魂困在屋子里。

韓露露焦急地問:現在我們該怎么辦?

我說:去找那個神婆。

這個神婆名叫龍婆,和九十年代某香港鬼片里的經典人物同名,我們進去的時候,龍婆正在燒香,一見了韓露露。她立刻跳起來叫道:誰讓你來的,滾,都給我滾。

我擋在韓露露面前,說:龍婆,你放出了那么多惡鬼,現在倒想要甩手不干了?

龍婆渾身一抖,驚奇地看著我:你,你是什么人?

能解決這次事情的人。我說,我知道你不是故意放出那些鬼魂的,把事情經過跟我說說吧,這可是你自己的因果,就算你逃過這次,總還會有下次下下次,會報應在你的身上。

龍婆臉色很難看,無奈地嘆了口氣。說: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我給人拜干爹壓八字,都做了幾十年了,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。那天從一開始就不順利,上香的時候,香居然斷了,而且一連斷了三次。

我冷聲說:這個時候你就該停止開壇作法,你是舍不得那一萬塊禮金吧。

龍婆老臉一紅,說:事情都發生了,說這些也沒意思。作法的時候,橫死的鬼越來越多,我呵斥了他們,原本以為把他們嚇走了,沒想到他們全躲在橋下面呢。

她所說的橋,其實就是那張八仙桌。

后來。竟然來了一個極其厲害的女鬼,沖破了我的法壇,之前那些惡鬼,全都隨著那女鬼沖了出來。她顫抖著說,惡鬼出籠。必有大災啊。

她又指著韓露露說:他們家一定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,才會引來這么可怕的鬼魂,這全都是他們家咎由自取!

韓露露急了,你胡說,我們韓家從來沒做過壞事。

龍婆冷笑了一聲,說:你們招來這么多鬼怪,還敢狡辯?

我笑了笑,說:龍婆,你有沒有想過,或許引來鬼怪的惡人。另有其人。

龍婆愣了一下:難道是?

我點頭道:那個從廣東回來的屠夫,誰知道他在那邊到底是做什么的嗎?

百家樂預測婆沉默了一陣,說:人是他們自己找的,與我無關。

對這個只會推卸責任的龍婆,我沒什么好印象。但這件事還要仰仗她,我放低語氣,道:為今之計,只有把那個罪魁禍首找來,完成儀式。不然惡鬼橫行,別說這個村子,就是張孝百家樂破解余所在的那個村子,也不能幸免。

我看了看她,說:龍婆。聽說你有個孫子,在外地上大學,如果處理不極速百家樂好這件事,不說你自己有性命危險,就是你那個寶貝孫子。至少也會厄運纏身。

看得出來,龍婆很疼愛她的孫子,做這一行,大都三弊五缺,有個爭氣的孫子。非常不容易,她咬了咬牙,說:好,只要你們能把張孝余給找來,我立刻開壇作法,把那些惡鬼全都趕回地獄里去。

我和韓露露從龍婆那里出來,直接趕往鄰村張家。

誰知道我們遠遠地就看見張家外面拉起了白色的布,人來人往的,十分熱鬧。

我們拉住一個中年婦女打聽,才知道張孝余已經死了,死得非常離奇。

自從前幾天他從韓家村回來之后,就一直瘋瘋癲癲的,老說看到有幾個女人纏著他,要他償命。

剛開始誰都沒在意,結果今天白天他幫一戶人家殺豬。把豬大腸從肚子里摳出來的時候,他突然發狂,拿起殺豬刀,直接就抹了脖子。

也不知他哪里來那么大的力氣,居然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腦袋給砍了下來。

我倆心中都是一驚,匆忙趕過去,看見張家設了靈堂,靈堂上掛著的照片,分明就是張孝余。

韓露露身子一軟,直接坐倒在地上。

一個披麻戴孝。胳膊上還纏著黑布的女人忽然跳了出來,一把抓住韓露露的衣領,哭嚎道:你這個殺千刀的啊,你八字輕,要拜干爹,我家男人看你可憐,答應幫你壓八字,結果反而被你害死了,你怎么還有臉來。

來參加葬禮的,都是張家的親朋好友,全都圍了過來,把韓露露嚇得臉色慘白,縮在我身邊瑟瑟發抖。

我沒理這些人,抬頭朝靈堂里看了一眼,臉色一變百家樂預測app:這位大嫂,你先別哭,聽我說,今晚,你們千萬不能守靈。

張孝余老婆一聽,更不干了。又哭又跳:你們害死了我家男人還不算,還不許我們守靈,有沒有王法了!

我們倆都是女人,周圍的男人倒沒有上來動手,倒是那些三姑六婆,全都涌上來嘰嘰咋咋罵個不停,有的還要來抓我們的臉,我深吸了一口氣,怒吼道:都給我閉嘴!

這一聲吼我用上了靈氣,中氣十足,把周圍一干人全都震得說不出話來。

我看著張孝余的老婆,說:嫂子,你男人是怎么死的,別人不知道,你還不知道嗎?他死得兇,怨氣很深,今晚必定回魂,你們在這里守夜,就不怕出事嗎?

張孝余死得很蹊蹺,村民們都有耳聞,聽我這么一說,心里都有些打鼓。

張孝余老婆是個農村潑婦,指著我的鼻子罵:你血口噴人,誰說我男人是兇死的?說完又在地上撒潑打滾,我的命怎么這么苦啊,一死了老公,就被人上門欺負啊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