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121章 游輪的恐怖秘密 百家樂預測-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我微微皺眉,那個男人渾身干癟,像是一具干尸,只有眼白,沒有黑眼仁,他伸手指了指地下。

我走過去一看,厚厚的落葉里伸出了一只干癟的手,我扒開落葉,露出了他的尸體。

看樣子,他死了快有一年半載了,而且是活生生渴死餓死的,死得非常慘。

我皺眉,看了他一眼:你遇到了海難?

他搖了搖頭,抬手朝樹林外指了指,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。居然是威爾號游輪。

他嘴唇無聲地動了動,我看見他在說:逃!

剎那間,他消失無蹤。

我沉默了一下,又用落葉將尸體掩埋起來,回到了威爾號。

奇怪的是。我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鬼氣,連我的陰陽眼,也看不見任何的鬼物。

那個奇怪的死尸究竟遇到了什么,他在害怕什么?為什么叫我逃?

本來美好的旅游一下子就變得詭異重重起來。

你們什么意思?說我是神經病嗎?一個中年婦女正站在走廊邊上和一名船員爭吵,那名船員穿著一身筆挺的白色制服。胸口掛著牌子,是服務員的領班。

李女士,請您冷靜一點。服務員領班態度很好,耐心地解釋,您或許是記錯了,3013號房并沒有住過人。

中年婦女更急了,高聲說:我才四十多歲,還沒老糊涂呢,我明明跟那對小夫妻說過話,那位妻子姓張,這些我都記得清清楚楚。

服務員領班說:我已經查過乘客名單了,并沒有您所說的這兩位乘客。

不可能,你們這艘船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啊!中年婦女很厲害,和服務員領班在那里吵了好一陣,最后服務員領班很無奈地走了。

我連忙跑過去跟她打招呼:女士,您好。

她警惕地看了我一眼:你是誰?

我連忙說: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怪事?

中年婦女指了指走廊盡頭的那間房,說:我昨天上船的時候,明明看到3013號房住了一對小夫妻,我還跟他們說過話。半夜的時候,我聽見他們房里有響動,好像還有求救的聲音,拍得墻壁咚咚咚響。我這不是怕出事嗎,就叫了領班來,結果開門一看,里面什么人都沒有。我還以為我聽錯了,今天中午我又想到這事兒,過去問問,敲了半瘋狂百家樂天沒人應,去問領班,領班居然說里面從來沒住過人。你說奇怪不奇怪。

我微微皺起眉頭,說:確實很奇怪。

中年女人又說:還有啊,昨晚那個領班來開門的時候,明明看到屋子里還有那對夫妻的行李,今天他居然說什么都沒看見。

百家樂預測到這里,她看了看四周,壓低聲音說:我覺得,這些船員有些貓膩。

什么貓膩?我忍不住問。

中年婦女冷哼了兩聲,說:我看見韓劇里面演的,這些出海游輪,經常有人失蹤,其實是被船上的船員捉起來賣了器官。你想啊,這威爾號的航線怪不怪?一共只停靠六個港口,全都是無人荒島。

聽她這么一說,確實很怪。我跟中年婦女交換了電話號碼,她叫李佳玲,家里是做皮草生意的,剛跟丈夫離了婚,所以肚子出來旅游散散心,哪里知道居然遇上這樣的事情。

我也有些郁悶,怎么我走到哪里,哪里就出事?難道我真是柯南體質嗎?

李佳玲和我分開后,回到了自己的客艙,她補了個妝,準備去餐廳喝點下午茶,正拿著一條鉆石項鏈在脖子上比來比去,忽然看見鏡子里多了一個人。

她嚇得立刻回頭,身后什么人都沒有。

她滿心疑惑地看向鏡子,赫然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,她張開嘴正要叫,一只慘白的手忽百家樂賺錢然伸了過來,五根指頭分開,抓在她的臉上。

這一抓,居然將她的半張臉都撕扯了下來。

啊–

我坐在觀光電梯里。正在上樓,忽然打了個噴嚏,心中生出不好的預百家樂必勝術感,拿出手機打給李佳玲,話筒里響起機械的女音: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。

我心頭一驚,難道她出事了?

百家樂技巧教學

我立刻打電話給周禹浩,把事情一說,周禹浩便陪著我來到三樓,這里是三等艙。環境比起我們的特等艙要差很多,但仍然堪比五星級酒店。

我們沒有驚動服務員,周禹浩直接穿墻進去,從里面打開了房門。

屋子里什么人都沒有,但是李佳玲的東西都還在。

突然。周禹浩沉這臉說:小琳,你看。

我轉過頭,看見一條扔在地上的鉆石項鏈,詭異的是,那條項鏈居然有半截已經融進了地板里。

接著。它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完全融入了其中,消失不見了。

我們環視四周,發現李佳玲的東西全都開始消融,放在床上的,融入了床鋪里。放在衣柜里的,融進了衣柜,放在桌上的,融進了桌子。

很快,李佳玲的東西全都不見了,這個人也像人間蒸發了一般,被完全抹除。

周禹浩沉這臉說:這整艘船都有問題,我們趕快走。

能走到哪兒去?我說,我們現在在大海上,路上停靠的島嶼都是荒島。

周禹浩道:現在船已經離開了天堂島。明天中午會抵達青光島,我們在青光島下船,到時候我會讓鄭叔開直升機來接我們。

我頓時無語,這就是有錢人和沒錢人思想上的差距,我還在擔心無處可去,人家直接調來一架直升機。

就在這時,我突然感覺到背后一冷,周禹浩大喝:小琳,小心!話音未落,他的黑色電光鞭就甩了過來。打在我身后的鏡子上。

鏡子里赫然站著一個穿黑衣服的陌生男人,這一鞭子將鏡子打得支離破碎,那男人也消失了。

與此同時,浴室的門忽然悄無聲息地開了,那個黑衣男人站在浴室的門口,他的臉很模糊,幾乎看不清面目,朝著我們撲了過來。

我抽出三張鎮邪祟符,口中念誦咒語,朝他扔了過去。三張符咒圍繞著他的身體,嘩的一聲燒了起來,他的動作也遲鈍了一下。

這居然是個厲鬼!

周禹浩的辮子打了過來,狠狠地抽在陌生男人的身上,黑衣男人被抽得四分五裂。黑袍炸開,嘩啦一聲,一大堆血肉散落在地上。

我一看,那些居然全都是內臟,心臟、肝臟、腎臟、甚至還有眼球,空氣中充滿了一種詭異的血腥味和一種奇怪的消毒水的味道,整個房間宛如地獄。

那些內臟和血液開始被地板吸收,很快就再也看不見一絲一毫,而那面被周禹浩打碎的鏡子,也恢復了原樣。

我們連忙從房間里出來。坐電梯回到了頂樓的豪華套房,游泳池里的海天盛筵還在繼續。

這些年輕姑娘們已經玩得嗨起,連那么點布的比基尼都給脫了,光著身子游泳,而那些男人則跳進泳池里和她們一起嬉戲,場面要多放浪有多放浪。

周禹浩打了電話給鄭叔,讓鄭叔仔細調查這艘威爾號的來歷。

很快鄭叔就將調查文件傳了過來,這艘船是歐洲法蘭西建造的,八十年代末期下水,一度被稱為移動的海上拉斯維加斯。引得全世界的追捧。

但是誰也沒想到,威爾號的船長居然在船上進行著不可告人的邪惡勾當。

當時的船長是比利時人,名叫哈薩特,剛開始的時候,他在一些貧窮的地區招收臨時船員,等船航行到了公海,就將他們關進船底的一處特殊的房間里,將他們活生生解剖,偷取他們的內臟,賣向全世界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