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76章 百家樂居然喝醉了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侯宇正摟著兩個公主尋歡作樂,我不動聲色地將酒放到桌上,然后手一松,絆倒了酒瓶,猩紅的葡萄酒頓時涌了出來,灑了侯宇一身。

侯宇立刻跳了起來,我連忙拿出餐巾,焦急地說:對不起,對不起,我來幫您擦擦。

侯宇正想破口大罵。忽然看見我的臉,怒氣一下子就沒了,一把抓住我的手,說:這個公主看著眼生啊。

我勉強露出一道笑容,想要把手抽回來,卻被他抓得死死的。

我是新來的。

侯宇上下打量我,那眼神讓我很不舒服:新來的?就當個送酒的服務員?真是暴殄天物啊,你看看,這么漂亮的臉蛋,這么細膩的皮膚,還有這胸,這腰,這腿,這滿屋子沒有一個比得上的。你叫什么?

小……小美。我隨便說了一個名字。

小美?這名字起得不好,你應該叫大美才對。也算人如其名。侯宇笑著說。

我滿頭黑線,岔開話題:先生,您這衣服弄濕了,要不然您脫下來我給你熨熨?

侯宇愛昧地笑了兩聲,說:怎么你想看我脫衣服嗎?可以是可以。不過你也得脫一件衣服。

我很自然地脫掉了外套,反正里面還有襯衣。

這樣看起來,身材更加好了。他欣賞地說,好,我也給你看看我的身材。

說著。就把他身上所穿的阿瑪尼短袖上衣給脫了下來,我瞟了一眼,襯衣的口袋里有金氣,看來護身符就在口袋中了。

我撿起衣服,說:先生,您請等等,我這就去給您熨衣服。說完就往外走,卻被侯宇一把抓住,先別急著走啊,來,陪我喝兩杯。

他倒了一杯紅酒,硬塞給我,大有我不喝就不讓我走的架勢。

我咬了咬牙,只能接過來,硬著頭皮一口吞了下去。

侯宇哈哈大笑,拍手道:真是女中豪杰,去吧,趕快把衣服熨好給我拿過來。

我松了口氣,立刻轉身出來,對女鬼說:好了。該你上場了。

女鬼點了點頭,飄進了包房。

那幾個投骰子的,已經鬧成了一團,一個跟班喝醉了,見外面進來一歐博百家樂個女的,笑嘻嘻地走過去:小妹妹,來來,跟我們一起喝酒。

女鬼側過頭去看了他百家樂賺錢一眼,正好露出半邊被撞得稀爛的腦袋,那個跟班愣了一秒,然后啊地一聲驚叫。

侯宇本來正在一個舞娘身上亂親亂摸,聽到他驚叫,不滿地問:發生了什么事?

忽然眼前一花,那個原本站在門口的女人,剎那間就來到了面前,用僅剩的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。

他愣了兩秒,也驚叫起來,可是眼前的景色卻突然變了,他發現自己正坐在那輛大紅色的蘭博基尼里。

他驚恐地看著四周,這輛車明明還保存在他家的地下車庫里。以百家樂破解程式下載前他很喜歡,但自從上次撞了人之后,就再也沒開過了。

他看向窗外,發現景色很熟悉。

這不就是當時他出車禍的那條街嗎?

他并沒有碰車子,但車子在自己行駛,他忽然看見前面的人行道上有個女孩,那女孩正在想事情,低著頭走路,他的車正好就撞在了百家樂玩法女孩子的身上。

撞了人后,他當時就慌了,本來想踩剎車,卻沒想到又踩到了油門,車子從女孩子的腦袋上碾了過去,發出碰地一聲巨響。

可是,那個女孩卻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。緩緩轉過頭,用外露的腦漿對著他:是你害死了我!

侯宇驚恐地抓著自己的頭發,不敢看她:對不起,對不起,是我的錯。我不該喝了酒還開車,更不該開車的時候還讓女人用嘴給我……都是我的錯,求求你,饒了我吧。

你害死了我,必須付出代價。女鬼居高臨下地盯著他。說,要么,你現在立刻打電話自首,要么,我現在直接送你上西天。

不要殺我。不要殺我。侯宇連忙搖手,你把我放出去,放出去我立刻打電話報警。

女鬼冷冰冰地說:手機就在你的手邊。

侯宇一看,駕駛座上果然有一個手機,是比較老式的那種,信號居然是滿格。

女鬼掐住他的脖子:快報警自首。

侯宇拼命點頭,然后拿起手機,撥打了報警電話:警察同志,我認罪,當時是我撞死了那個叫艾青青的女學生。求求你們,快來把我抓起來吧。我有證據,證據就是那輛車,車就在我家的地下車庫里。

他報了個地址,然后掛掉電話,跪在地上對那女鬼說:我已經報警自首了,求求你,不要殺我,求求你……

女鬼沒有說話,一直冷冷地望著他,直到半個小時后,警察來了,女鬼的身影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,他覺得眼前一花,又回到了包房里。跟班和公主們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。

出警的警察問發生了什么事,侯宇都有些語無倫次了,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說清楚,警察臉色有些不對,這些人不是在這里飛葉子吧?

飛葉子。就是吸食大麻,在富二代富三代中特別流行。這玩意兒吸食多了,就會造成嚴重的幻覺。

總之,先跟我回去做個檢查吧。女警將侯宇的雙手拷了起來,帶回到了派出所。

而我。一出門就發現有些不對。

紅酒的度數本來都不怎么高,而我,也僅僅只喝了一杯,本來不該醉的,可是腦子卻昏昏沉沉的,身體發軟,身上的某個地方也有些濕潤。

我突然想起,那紅酒里不是下了什么料吧?

我聽人說過,夜場里很多人往女孩子的酒下東西,把女孩子迷倒帶走糟蹋。

我難道也中招了?

我雙腿發軟。扶著墻壁跌跌撞撞走出去幾步,覺得身體熱得不得了,忍不住將外套脫了,只剩下一件黑色的吊帶和緊身的黑色七分褲。

我也不知道走了多遠,走到什么地方了。感覺周圍的裝潢更加豪華。

我迷迷糊糊地好像撞到了什么人,那人將我扶住,好像在問我什么,我耳朵里嗡嗡作響,雙腿一軟,直接軟倒在了他的身上,暈了過去。

不知道暈了多久,我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,腦袋痛得快要裂開了。

揉了揉太陽穴。我突然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,嚇得臉色都變了,低頭一看,衣服穿得好好的,沒有脫過,某處也沒有異樣的感覺,才松了口氣。

放心吧,我對被下了藥的女人不感興趣。一個男聲響起。

我嚇了一跳,抬頭一看,對面沙發上坐了一個男人,長得很好看,身材也不錯,身上穿著一件淡紅色的休閑西裝。

男人穿紅色穿得好看的很少,一要長得好,二要身材好,三要氣質好,少一樣看起來都會很猥瑣很古怪,他卻穿得很有風度,讓人看著很舒服。

你是誰?我緊張地看著他,這是什么地方?

這是酒店。男人身體微微前傾,說,昨晚那間娛樂會所出了件很詭異的事情,你不想解釋解釋嗎?

我嘴角抽搐了一下,說:什么事情?

男人意味深長地笑了笑:首先,有個服務員被人打暈了,衣服被人扒走;其次,一百家樂技巧教學個客人在包房里見了鬼,嚇得屁滾尿流,打電話報警自首。

我夸張地說:還有這樣的事情?不是吃藥吃多了,產生了幻覺了吧?

他笑了一聲,說:這么說來,你跟那個女鬼不認識?說著,他從衣服里拿出了一只紙元寶。

那紙元寶是用黃色的符紙折的,里面封著一縷鬼氣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