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71章 百家樂破解程式下載鑒寶會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霍老上下打量我,笑了笑,說:小高啊,這么多年,我還沒見過你對哪個女孩子這么上心呢。

高云泉笑著說:霍老,這位姜女士只是我的普通朋友。

霍老笑道:明白,明白,小高啊,要加油啊。

我滿頭黑線,怎么感覺這老人家有點為老不尊。

霍老又對我說:小姜啊,你從進門起就盯著這件衣服看?怎么,你對古代裝束也感興趣?

我對這位霍老還是很有好感的。便說:霍老,不知道您這件衣服,是從哪里買來的?

話音剛落,那邊一個中年女人就嗤笑一聲,說:老東西不能隨便問來處,怎么連這個規矩都不懂?

霍老忙說:小姜年紀輕,不懂也正常。

我沒理那個中年女人,對霍老說:霍老,這件衣服,您還是不要掛在這里了。

霍老奇怪地問:有什么說法嗎?

霍老,這茶樓最近是不是經常發生一些怪事?

霍老臉色一變,又立刻露出笑容:這個咱們待會兒再說。今天來了很多客人,不好讓大家久等,先看看古玩。

看來被我說中了,只不過我當著這么多人說出來,似乎有些唐突,高云泉給了我一個放心的眼神,示意我沒事。

我對古董沒有多少興趣,但是那些人拿出來的東西,有好幾件陰氣都比較重,應該是從墓里出來的,但都沒有什么大問題。

其實老物件本身就是有靈的,墓里出來的沾染陰氣也是常事,放到太陽底下曬一曬,陰氣也就散了。

但若是遇到了兇物,買回家來,輕則影響運氣,倒霉事一件連著一件,嚴重的話,是要命的。

比如說這套清代裙子,陰煞之氣這么重,讓整個房間的溫度都下降了很多。

這時,那邊一個姓楊的藏家拿出了一卷畫軸,打開一看,是仇英的仕女圖。那位楊先生很得意,炫耀著說,這畫是他從市場上撿漏撿來的,只花了二十五萬,現在仇英的畫是無價之寶,2009年春季香港的拍賣會拍賣,仇英《文姬歸漢長卷》,成交價高達1.12億美元。

我有些無語,這幅畫雖然模仿得很像,但有些繪畫技巧其實是西方的,外行人很難看得出來。

今天來的藏友大多數都有真本事,好幾個百家樂贏錢公式都看出了問題,卻沒有多說什么,這可是得罪人的事兒。

但是,也不是所有人都給他面子,比如那個姓趙的中年人,他似乎跟姓楊的有點不對付,笑道:老楊啊,你這個畫有點不對啊。

老楊臉色一變:老趙。你可別胡說八道啊。

我哪里是胡說,你看,仇英的仕女圖,風格上刻畫細膩,神采飛動,精麗艷逸,這個這么刻板呆滯。還有你看這畫法,根本就是西方油畫的畫法嘛,還仇英,我看是斯密史`英。老趙看笑話地說。

老楊大怒:老趙,你就是看不得我好,對吧?

我是實話實說。老趙說,老楊啊,不是我說你,你不懂你就不要瞎玩古董,雖然你楊家有錢,但也經不住你這么敗啊。

老楊瞪大了眼睛,氣得發抖,忽然,我感覺到一股陰氣鉆進了他的口鼻之中,他大吼一聲:老趙,你,你,我跟你拼了。

說完。他扔下畫,抓起桌上用來削水果的水果刀,朝老趙胸口刺了過去。

我反應很快,在陰氣入體的時候就跳了起來,沖過去攔了一下,老楊那一刀正好劃在我的手臂上,血一下子就涌了起來。

高云泉大驚,沖上來將我拉開,然后幾下子打掉老楊的刀,老楊后退了幾步,跌坐在地上,一臉茫然。

眾人都被這場變故給驚呆了,霍老不敢相信地說:老楊,你,你瘋了嗎?

老楊看著我血淋淋的胳膊,這才反應過來,臉色煞白:我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腦子一下子就懵了。不可能啊,我怎么會做這種事!

他抓著自己的頭發,很愧疚也很痛苦,我捂著傷口,說:楊先生,你不必在意。這個不能怪你。

說完,我轉頭朝百家樂預測墻上所掛的那套裙子看了一眼,眾人也望了過去,發現那裙子的裙擺居然輕輕地飄動了一下。

屋子里根本沒有風,何況裙子被玻璃罩罩住了,怎么會動?

眾人都覺得后脊背有些發涼。

霍老啊,我突然想起家里面還有點事,就先告辭了啊。那個中年女人站起身,拿著她的明末青花瓷盤匆匆離開。

其他幾人也紛紛告辭,只有老楊留了下來,先送我去醫院將傷口處理好,還好不深。只縫了幾針,老楊堅持,說等傷口好了,他會出錢給我做個植皮整容手術,免得胳膊上留疤。

回到茶樓的時候,已經是傍晚了,屋子里的陰氣更重,明明房子的朝向很好,采光也應該很好,但此時卻陰暗得幾乎看不見。

霍老打開百家樂技巧教學燈,才稍微好了一些,他看著那套衣裙,低低地嘆了口氣:這套衣服是兩年前我女兒從北方買回來的,她是專門研究古代服飾的,可是一年前,她就出了車禍,走了。這套衣裙是她留給我的唯一一件遺物,所以我才把它掛在這里,看著它,就像看著女兒一樣。

可是,自從這衣服掛上去之后,我這茶樓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,我也沒在意,反正我也不缺錢。這茶樓本來就只是開著玩兒的。

但最近幾個月,又接連出了很多怪事,剛買回來的茶葉,打開一看,里面竟然是黑土,還是很臭的那種黑土。有時候廚房里準備好的茶點,一轉眼,茶點就變成了一堆蟲子。

剛開始,我以為是請的那些工人偷吃,也沒跟他們計較,但怪事卻越來越多,為此我還解雇了兩個工人。極速百家樂因為他們在廚房里打架。上個星期,還有兩個客人,來的時候都高高興興的,喝了兩杯茶,百家樂破解居然打起來了,還打傷了煮茶的女服務員。

他又嘆了口氣。說:你看我這茶樓里冷冷清清的,工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我打算過幾天就把茶樓關了,把衣服給帶回家里去。

我連忙說:千萬不要,幸好你是放在茶樓,要是放在家里,早就有血光之災了。

霍老看了那衣服一眼:難道這衣服真的是不詳之物?我女兒也是因為它才……

我說:霍老,可以把衣服拿下來仔細看看嗎?

霍老點了點頭,親自打開罩子,將衣服取下來,放在長桌上。

晚清的衣服,花紋都很繁瑣,有所謂的八鑲八滾,也就是說,衣領衣袖上,要縫上好幾層顏色花樣不同的鑲邊。

我輕輕撫摸著衣裙,那些鑲嵌的布料不說,主料摸起來很軟很滑。入手冰涼。

霍老,您知道這是用什么布料做的嗎?我問。

霍老搖了搖頭,說:聽我女兒說,好像不是絲綢,而是一種皮子,也不知道是什么皮。居然這么柔軟光滑。

我的手指輕輕撫摸裙子,卻突然一疼,連忙縮回來,發現食指上多了一個牙印,冒出鮮紅的血。

我被咬了!

我抬頭一看,裙子粘上了我的鮮血,那滴血被迅速吸收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忽然,空氣中開始彌漫起一股濃烈的甜香味,吸一口進去,腦子里就一陣陣地發暈。

接著我就有種狂躁的感覺,心頭有股無名火,想要發泄,看見什么都想把它砸碎。

不行,我得守住心神!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