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7百家樂贏錢公式5章 教訓惡少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歐博百家樂賤貨,滾出來。毛哥拿著鋼筋往座位上一打,高聲喝罵。

車里沒有動靜。

喲呵,你特么躲在里面能躲一輩子?乖乖爬出來,讓哥兒幾個樂呵樂呵,我們就饒你一命,只劃花你的臉,不讓你斷手斷腳。毛哥猥瑣地笑道,其他人也跟著哄笑。

還是沒有動靜。

毛哥嘿嘿冷笑兩聲:不出來?那我毛哥就親自上手,拉你出來。

他伸手抓住一只腳。用力往外一拉,看到纖細的腰和潔白如玉的肌膚,頓時某個部位就硬了,想著待會兒一定要好好享受享受,這面包車不就是個享受的好地方嗎?

然后,他看到了女孩子的腦袋。

只有半個腦袋!

啊!一個一米八幾的大漢,居然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當場尿了褲子。

女孩子動了,從地上爬了起來,手腳扭曲成恐怖無比的形狀,快速地從車里爬出,撲到一個混混身上,和混混來了個臉對臉。

那混混居然被嚇暈了過去。

其他幾個混混更是嚇得面如土色,一個個屁滾尿流地四處亂跑,甚至還有的腿軟了。四腳并用地亂爬。

我在不遠處一棟樓上往下看,這群混混也太慫了吧,就這樣還出來混社會?

這些人雖然是混混,但畢竟沒有做出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,我沒讓女鬼殺他們。

毛哥驚慌失措地跑進一條小巷,跑著跑著,忽然看見我站在前面。

毛哥,你不是嚷嚷著要教訓我嗎?我笑著說,怎么,看到我這個小姐妹。就嚇暈了?

毛哥緊張地回頭一看,見女鬼正像壁虎一樣在墻壁上快速爬動,眼見著就要追上來了。

他嚇得張大了嘴,轉身就撲倒在我面前:姜小姐,不,不,姜女士,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,拿了錢來找你麻煩,這都是那個向霞指使的,我們不過是拿錢辦事,求您放我們一馬吧,我上有老下有小,我要是死了,我那年輕漂亮的老婆肯定會改嫁,我兒子就要叫別人爹了。

我滿頭黑線,這個毛哥居然是個逗逼。

要我放過你也不難。我雙手抱胸,說,我要你去找向霞的麻煩,當然我不是讓你去強迫她之類。而是想盡辦法給瞇牌百家樂她添堵,比如堵她的鎖眼,往她門口堆垃圾之類,能不能做到?

能,能,這個我在行啊。毛哥連忙說,姜女士,這個你盡管交給我,我保證辦得妥妥帖帖的,不讓她過一天好日子。

我笑了:識時務,很聰明。去吧,如果你沒做到答應我的事兒,我這位小姐妹隨時都會去找你的。

此時女鬼已經爬到了他身后的墻壁上,像壁虎一樣,頭朝下陰森森地盯著他,他看都不敢看,連聲答應:是,是,那我就走了啊。

說著,轉身便跑。

站住。我高聲道。

他步子一頓:姜女士。您,您還有什么事吩咐?

我冷笑道:你今天看見什么了嗎?

毛哥立刻會意:我一定是昨晚飛葉子飛多了,居然出現了幻覺,其實什么都沒有。

我勾了勾嘴角:很好,你的那些手下……

都怪我,在那里鬼嚎鬼叫,才把他們嚇著了。毛哥又說,我以后一定好好約束那些小王八蛋。

我滿意地點了點頭:去吧。

毛哥拿出了吃奶的力氣,幾秒鐘就跑得無影無蹤。

女鬼從墻上下來,站在我的身旁,直直地看著我,我說:放心,我會幫你找到撞死你的人。你有沒有什么線百家樂預測app索?當時看到那人的樣子了嗎?

女鬼說:我記得他的車牌號,但是我之前沒有辦法離開那個路口。

我嘆了口氣,很多孤魂野鬼都是不能離開死亡之地的。他們就像日本的地縛靈一樣,瘋狂百家樂永遠在那個絕望的地方徘徊,許久之后,魂飛魄散。

我看了看時間,養鬼之術提高了她的力量。讓她變成惡鬼,但這是有時間限制的,三天之后,她就會被打回原形。

在這之前,我要找到她的仇人。

我給司徒凌打了個電話,將女鬼給我的車牌給了他,請他幫我查一下。

很快,司徒凌就查到了,我一看,這人來頭不小啊。

他叫侯宇。父親是本市龍頭企業旭陽集團的大股東,家里有用不完的錢,換女人比換衣服還勤,生活驕奢淫逸,是個徹徹底底的紈绔子弟。標準的富三代配置。

我找到侯宇的地址,交給女鬼,讓她自己去解決,女鬼去了沒多久就回來了,我奇怪地問:解決了?

他身上有一百家樂件東西。女鬼說。我無法接近他。

我皺了皺眉,這就有點棘手了。

我在網上搜索侯宇,發現不少緋聞和小道消息,一家報紙報道,他最喜歡泡夜店。時常約一大幫狐朋狗友,在龍騰娛樂會所里尋歡作樂。

夜色降臨,整座城市都籠罩在一層愛昧之中,讓人想入非非,心醉神迷。

我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領連衣裙,簡單地化了個妝,來到龍騰娛樂會所,我的隨身小包里帶著一只手掌大小的小紙人,女鬼就附在這個紙人上。

大廳里一片喧囂,重金屬音樂震耳欲聾,無數紅男綠女在舞池之中縱情舞蹈,空氣中彌漫著荷爾蒙的味道。

我找了個卡座坐下,點了一杯雞尾酒,一邊喝一邊觀察四周。忽然,一個穿著正裝的服務員過來。將一杯雞尾酒放在我的面前:女士,這是那位先生送的。

我抬頭一看,對面一個年輕男人朝我舉了舉酒杯,我笑了笑,沒想到我也有被人搭訕示好的時候。

我在這里坐了半個小時。一共收獲了六杯雞尾酒,拒絕了三個過來搭訕的男人。

我都等得不耐煩了,忽然看見一個年輕男人在幾個跟班簇擁下走了進來。

那個年輕男人中等身材,長相一般,但一身的名牌,臉色有些發青,眼底有厚重的黑眼圈,一看就是精氣消耗過度,身體給掏空了。

我看了看手機上存的照片,沒錯。他就是侯宇。

他在一群跟班的簇擁下走進了里面的包間,我將杯中的酒喝完,起身跟了過去。

正好我看見一群衣著暴露的公主嘻嘻哈哈地走進了他們的包房,我讓女鬼先去把監控錄像給弄失靈,而我則留在走廊上。偷偷往包房里面看。

侯宇一人抱了兩個公主,其他的跟班們也一人抱了一個,開始玩骰子。

這是夜場里最流行的游戲之一,擲骰子玩大小,如果客人贏了,公主們就脫衣服,如果公主贏了,客人就喝酒。

又有兩個公主,人長得漂亮,波濤胸涌,身段非常漂亮,她們站在包房的舞池之中,開始跳舞。

跳的自然是艷麗的舞蹈,她們一邊搖擺著腰肢,一邊脫身上的衣服,很快就脫得只剩下遮住重點部位的衣物。

我看得有些臉紅心跳,定了定神,仔細觀察侯宇,發現他的脖子上有一團金色的氣息纏繞,他的身上,一定戴著護身符。

我正發愁怎么把那護身符取下來,忽然看見一個女服務員端著幾瓶酒往這邊走來。

我看了看四周,確定沒有人,便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朝女服務員走過去,與她擦肩而過時,忽然出手,打在她的后腦勺上,把她打暈過去,拖進附近的廁所,換了她的衣服,端著酒,推開了侯宇包房的門。

此時,那兩個跳舞的女孩,已經脫得什么都不剩了,而那幾個玩骰子的,要么醉得暈暈乎乎,要么脫得干干凈凈,場面要多火辣有多火辣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