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6百家樂必勝術9章 百年厲鬼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難道是因為,那棟房子正好建在這棟民國房子的地基上?剛好住進來的也是一家三口?

吉吉重演了當年的悲劇,它想要借此機會,成為攝青鬼嗎?

忽然,我后腦一疼,撲倒在地上,陳婉青手中拿著把椅子,目光陰冷地看著我。

你在有些方面很聰明,有些方面,又很愚蠢。陳婉青從我的隨身小包里掏出那三件東西。馬忠世那個傻瓜居然會栽在你的手上,真是給我們隱殺丟臉。

我心頭一抖,陳婉青居然是隱殺的人?

怎么?陳婉青笑了,覺得很不可思議?呵呵,我們隱殺的成員,隱藏在人群中,你身邊的任何人,都有可能是隱殺的人。

我突然覺得渾身發冷,周禹浩說得對,這世上最可怕的。并不是鬼魂,而是人。

我好不容易煉制好的那個血鬼,是你封住的吧?陳婉青眼中迸出一抹殺意,好大的本事啊。既然你這么有本事,今天就讓這個九十年的攝青鬼來殺了你吧。也算是對你實力的尊重。

說完,她將油紙包里的心臟取出來,塞進了珍兒的胸膛里,那顆干癟的心臟立刻就充盈起來,變成了一顆新鮮的心臟。

珍兒動了一下,直挺挺地立了起來。

又是一個厲鬼!

陳婉青給了我一個陰森的冷笑,轉身走出了房間:在我讓吉吉進化成攝青鬼之前,你跟這個厲鬼斗一斗吧。千萬不要被她給殺死了哦,不然我會很傷心的。

她拉上門,我咬緊牙關,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爬起來,那個女鬼的心臟雖然長回去了,但身上的傷口卻沒有長好,依舊往外翻著,血淋淋的,看起來非常恐怖。

女鬼尖叫一聲,朝我撲了過來,我拳頭握成雷勢,朝前一推,雷聲過后,眼前空空如也。

沒有打中!

頭頂傳來爬行的聲音,我一抬頭,看見女鬼在天花板上快速爬過,然后又隱藏進墻壁之中。

我心中大驚,她能隱進墻壁,說明她能從任何方向鉆出來。

我拿出符咒,百家樂算牌警惕地環視四周,一時間,周圍靜得出奇,我唯一能聽到的東西。是自己的呼吸和心跳。

忽然,我似乎感覺到了什么,手中的鎮邪祟符猛地往左側一貼,正好女鬼的身體現出形來,這道符正好貼在她的胸口上。

女鬼尖叫一聲,消失在空中。

她還沒有死,厲鬼是不會被一張鎮邪祟符殺死的。

忽然,一雙手從我后面伸了出來,掐住了我的脖子。他的力氣非常大,就這么一下,就足以掐斷我的脖子。

但是,她沒有機會了。

我轉過頭,看著雙眼翻白的女鬼,我手中的桃木劍正刺進了她胸膛的傷口中,準確無誤地刺進了心臟。

我怕她不死,又掏出一瓶黑狗血,往傷口里一撒,女鬼再次尖叫了一聲,隨著那聲尖叫,她的身體轟然碎裂。碎成一地的碎肉,然后消融在地板里。

我收回桃木劍,自從這七天與周禹浩耳鬢廝磨之后,我發現我的感知能力強大了不少,只要集中注意力,就能敏銳地察覺到鬼魂的攻擊。

我揉了揉還有些疼的后腦勺,提著桃木劍,推門走了出去。

我就知道,你不會這么輕易就被那個厲鬼殺死的,雖然那只是一個很弱的厲鬼。陳婉青背對著我,正蹲在那嬰兒尸骨前,將腿骨放回去,然后準備將奶瓶塞回嬰兒的懷中。

住手!我大叫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?你喚醒它,讓它進化成攝青鬼,你以為它會受你控制嗎?它不會讓我們活著,我們都會死在這里。

會死的只有你。陳婉青說,我已經是三品了,而你,只不過是個剛剛達到一品的新人。我有一百種方法從它的手底下逃脫。更有一百種方法控制它。

她回過頭,用無比自信的眼神看了我一眼:這世上沒有一個養鬼人能抵擋養一只攝青鬼的誘惑,只要能夠控制它,讓它為我所用,我就能成為華夏養鬼第一人!

說完,她將奶瓶塞回了嬰兒的懷中,嬰兒立刻就動了,它用那雙骨頭手,將奶瓶塞進了口中,吸吮了一下奶嘴,然后跳了起來。

它純白的骨頭開始變黑,先是牙齒,然后迅速蔓延。陳婉青臉色一喜,從懷中掏出一張符咒,符咒上面寫有方吉吉的生辰八字,她將符咒貼在嬰兒的額頭,然后開始念誦咒語。

我急了,沖上去想阻止她,她轉身猛地朝我一指,我便覺得胸口被狠狠打了一錘。跪倒在地上,猛烈地咳嗽起來。

她繼續念咒語,自從貼上符咒之后,嬰兒就不動了,但身上的黑色還在不斷蔓延。

四周忽然起了一陣陰風。陰風盤旋,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漩渦,朝著嬰兒聚攏過去。

陳婉青站起身,雙手張開,喜形于色。高聲唱誦咒語,然后道:方吉吉,來吧,與我達成契約,成為我的奴仆。

話音未落。嬰兒就動了。百家樂破解

它一把抓下額頭上的符紙,然后猛地跳起,一爪刺進陳婉青的胸膛。

說起來慢,其實整個過程還不到一秒,陳婉青根本沒有反應過來。心臟就被嬰兒掏了出來。

她不敢置信地方吉吉,它手中還捧著她的心臟,而心臟,還在微微跳動。

你……她吐出一口鮮血,身體一軟,倒了下去,至死都想不通,為什么她的養鬼咒語會失靈。

真是愚蠢!

我在心中默默地想,這可是個九十年的老厲鬼啊,你不過區區一個三品。百家樂預測app人家分分鐘就能把你給殺了。

方吉吉轉動腦袋,骨頭脖子發出輕微的喀喀聲,那雙空洞的眼睛,看向了我。

我覺得后脊背一冷,后退了幾步,貼著墻壁,心道:吾命休矣。

方吉吉雙腿一蹬,朝著我撲了過來,我避無可避,索性閉上了眼睛,認命了。

在這個老鬼面前,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,我身上的符箓都是低級的符箓,全部加起來,估計都沒有多大的用處。

眨眼間。方吉吉已經殺到了面前,冰冷的陰風讓我臉上出現了幾道細小的裂痕。

啊!生死之間大恐怖,極度的恐懼之下,我忍不住放聲大叫起來。

然后,我又感覺到了額頭的灼熱。熱得像快要燒起來了。

方吉吉居然在我面前生生停了下來,然后一轉身,迅速奔逃。

但我額頭上的那個東西,并沒有給它逃走的機會。

它像之前那個鄉村女鬼一樣,身體被牢牢地吸住了。往我的方向拉了過來。

它卻完全沒有了剛才殺陳婉青時的威勢,完全就是個無助的嬰兒,四肢不停地掙扎,想要擺脫。

近了,跟近了。

方吉吉的身體碎成無數的碎片,鉆進了我的額頭。

我感覺腦袋里像是百家樂必勝術被猛地灌了一大鍋水銀,劇烈地頭痛,痛得我快要死了,我抱著腦袋,在地上不停地打滾兒,恨不得馬上死了,免得受這種痛苦。

我不記得這種疼痛持續了多久,最后我沒撐住,暈了過去。

我是在醫院醒過來的,高云泉和司徒凌都在我的床邊,見我醒過來了,才終于松了口氣。

司徒凌叫來了醫生,醫生給我做了個檢查,說:沒什么大事兒,就是太勞累導致的,加上又受了點傷,有點腦震蕩,休息一段時間就行了。

我茫然地百家樂玩法看著他們:我怎么在這兒?

司徒凌有些愧疚:對不起,姜琳,我不該給你介紹這個案子。

原來,他有些不放心,就開車到龍華小苑來看看,到了陳婉青家的時候,發現門沒有關,打開一看,我倒在客廳里,陷入了深度昏迷,而陳婉青卻已經死了,胸口有一個窟窿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