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63章 陰魂咒陣 -真人百家樂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我有些后悔了,早知道就該讓周禹浩跟我一起來,現在易森盯我盯得這么緊,我連電話都不敢給他打。

上了易森的那輛路虎,一路朝鳳湖西苑疾馳而去,易森陰森森地笑了笑,說:姜女士,我們真是有緣分啊,前幾天才在機場見過,這又見面了。

我裝傻:我們在機場見過?我怎么沒什么印象?

易森意味深長地說:cS4837次航班。姜女士沒印象?

我點頭道:我就是坐那次航班來州杭的,當時飛機上還出了很詭異的事情,但我真的對你沒什么印象,不過我這人記性差,有點面盲癥,估計有見過吧。

易森沒有再繼續說,我側過頭去看著窗外,心中很忐忑。

路虎很快開進了小區,停在洪家門口,易森說:江珊珊的老師馬忠世就住在那里。

我一看。居然就在洪家對面。

馬忠世手段很厲害,你小心一些。易森說。

我點了點頭,跟在他后面,上去一看,門居然沒鎖。我說:會不會是陷阱?

易森神秘地笑了笑:在見到江珊珊之前。我已經知道馬忠世的藏身之處了。

我心中暗驚,他還真是神通廣大,這么說來,他拷問江珊珊,只是為了驗證消息是否準確?

他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,看得我目瞪口呆,就算馬忠世真的在這里,也可能布下陷阱,他居然一點都不怕?

別墅里空無一人,安靜得可怕。

我在這里感受不到任何的陰氣。

易先生,馬忠世會不會已經跑了?我問。

他跑不了。易森說,抓來童女練功,他肯定布下了陰魂咒陣,這個陣法需要很長時間準備,用的東西都是很難得的,除非他完全放棄了,否則絕不會跑。

說完,他開始搜索整個屋子。

他搜索的技術很熟練,也很專業,一看就是經過嚴格的訓練,而我只能像個傻百家樂預測子似的,跟在他身后。

他進了車庫,里面停著一輛奧迪A6,他繞著車子轉了一圈,然后來到車子后方,朝車身上拍了一掌,奧迪A6立刻沖出去好幾米,把卷簾門都撞壞了。

我驚得說不出話來,車身上,居然有一個深深地掌印。

高手啊!我在心中驚嘆。這確定不是電影特效嗎?

易森踩了踩地面,然后猛地一掌拍在地上,用力一扯,居然將地板都拉了一大塊起來。

那是地下室的鐵門,足有半寸厚,居然被他給拍穿了,我是徹底服了。

鐵門內部畫了一個咒語,可以防止陰氣外泄,門被破壞了,咒語自然也破了,濃烈的陰氣從地下冒出來,讓人毛骨悚然。

忽然,一雙煞白的手從地下室里伸了出來,然后,一個白衣女鬼快速爬出,她頭發很長,長得完全遮住了臉,就像那部有名的日本電影里的貞子。

百家樂算牌女鬼朝著易森撲過來,易森身形一轉,快速躲過,而我,正好站在他的身后。

我心中大罵,女鬼已經沖上來了,我咬了咬牙,使出雷勢。高喊:五雷猛將,驅雷奔云,敕!

一聲雷響,那女鬼發出一聲慘叫,被我打得魂飛魄散。

易森眼中閃過一抹精芒。似乎若有所思。

我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他這么做,是為了測試我的實力,這種被人坑的感覺,真是叫人不爽。

地下室里傳出一聲怒吼。接著一個男人沖了出來,那男人穿著一件白色襯衣,看起來像個知識分子,卻目光陰邪,身上彌漫著鬼氣。

這是個養鬼人!

他目光如刀。死死地盯著我:你居然敢殺了我養的女鬼。

我的手半握成拳,防著他再次放出一只鬼來。

但他卻從腰后抽出一把槍來,對準了我,我一下子懵了,拜托。你是養鬼人啊,居然掏槍!專業一點好不好?

這個時候,易森動了,他迅速抓住他的手,幾下子就將他的槍卸了下來。

男人的臉上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,易森臉色一變,叫了一聲不好,轉身便朝我撲來。

我被他撲倒在地,他用身體掩護了我,而那個男人,居然自爆了。

這種自爆,并不是炸彈那種驚天動地的爆炸,而像是被打爛的西瓜一樣,發出一聲血肉模糊的悶響,猛然炸開,滿身的血肉飛濺得到處都是。

我聞到了一股濃烈的腥臭味。

易森臉上露出幾分痛苦,他爬了起來,背上冒起一縷縷黑色的青煙。

那些血肉,居然有毒,還是極為陰狠的毒。

九死咒。易森從衣服里拿出一只瓶子。將里面的藥一口吞了下去,臉色才好了些,這種毒咒,下在某人身上,然后讓他接近敵人。再自爆,借以除掉對方。古代的咒術師,就靠這個暗殺政要。

易森脫下外套和襯衣,露出上身,他背瞇牌百家樂上布滿了被腐蝕的傷口,看起來很可怕。

現在,該去找馬忠世討回這筆債了。他冷聲說,一馬當先跳下了地下室。

剛才那個人,竟然不是馬忠世?

我咬了咬牙,本來想要問他為什么救我的,卻沒能問出口,也跟著跳了下去。

整個地下室大概有一百多個平方,地面上用朱紅色的東西畫了一個又一個咒語,密密麻麻組成了一個很大的圓形。

一個穿著白襯衣的瘦削男人盤腿坐在當中,背對著我們。而圓形咒陣的七個方位,每個方位都坐了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,小女孩百家樂破解們都沒有穿衣服,眼神空洞茫然。

馬忠世,好久不見了。易森冷冷地說。

馬忠世一動不動。連頭也沒有回,說:易先生,能夠找到這里,你的本事不小啊。

易森冷笑:馬忠世,你真是讓我好找啊。這兩年來我幾乎跑遍的大江南北,總算是不負眾望,將你捉拿歸案。

馬忠世哈哈大笑,側過臉來,他的臉更瘦,露出很高的顴骨:捉拿歸案?易先生的口氣未免也太大了。

易森道:難道你現在還能逃得掉?

等我突破了三品,殺你就像是砍瓜切菜,還怕走不了?馬忠世很自信。

易森冷淡地說:有我在,你以為你真的能升得了?

馬忠世道:我這個陰魂咒陣,用了足足兩個月才布好。你們若是敢踏進來一步,咒陣就會立刻啟動,將這七個童女的靈魂百家樂教學全部攪碎。

我心中一驚,好狠毒的心思,這樣易森就會投鼠忌器,根本不敢動手。

易森沉默不語。

馬忠世笑道:易先生,你就在這里看著我晉升三品吧。

說完,他雙手在胸前結了個法決,口中念誦起咒語,隨著咒語的唱誦,陰魂咒陣之中的那些符咒全都開始動了起來,像無數的小蝌蚪在游動。

馬忠世抬起手,伸向其中一個小女孩,那小女孩身體沒動,卻像是被某種力量吸引,朝著他滑了過去。

馬忠世哈哈大笑,將小女孩拎起來,讓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。

畜生!

我一沖動,就要上去,被易森攔住,我不明白地望著他,他卻露出一副成竹在胸的笑容:放心,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

那邊馬忠世就要進入小女孩的身體,我焦急地瞪了易森一眼,你要是有什么絕招就趕快使出來啊,那可是個不到十歲的小女孩,要是被馬忠世那個禽獸糟蹋了可怎么辦?

陰魂咒陣里的咒語游動得越來越快,忽然,其中一道咒語竟然從咒陣里鉆了出來。

接著,咒陣里的符咒就像是脫韁的野馬一般,全都爭先恐后地四散逃逸,咒陣頃刻間便飛灰湮滅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