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百家樂算牌談 第61章 抓住鬼娃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我用中指沾了一些血,在鏡子所照出的人影上畫符,正好就畫在額頭情咒的地方。

扶好。我對萬曉說,千萬不能亂動。

萬曉又叫來了兩個身高體重的保鏢,把神情恍惚的洪培恩牢牢按住。

我一邊畫一邊念誦咒語。

咒語是從奶奶書里學來的,奶奶年輕的時候沒少給人解過情咒,在舊社會,那些青樓里的女人,最喜歡在男人身上下這種咒語,勾得男人不要命地往她們身上花錢。等榨干了男人的錢,就把他們掃地出門。

而那個時候的男人,中咒已深,早就對下咒的人百依百順,完全離不開了。他們會守在青樓的門口,哪怕是討口要飯,整天吃糠喝稀,就只為了見下咒的女子一面。

咒語很長,我念得越來越快,洪培恩還是一副恍恍惚惚的樣子。而鏡子里的影子卻開始扭曲,表情非常恐怖,一會兒大笑,一會兒大哭,一會兒又怒吼,一會兒又很悲傷。

這場面極為可怕,連那兩個當過兵的保鏢都被嚇到了。

千萬不要動。我沖他們吼道。

兩個保鏢畢竟是專業的,連忙穩定心神,挺直了脊背站穩。

鏡子里的影子已經扭曲得不成人形,我盯著它,高聲道:破爾情咒,反噬爾身,天理昭彰,報應不爽!急急如律令!敕!

說完,我又沾了血。往鏡中那人影百家樂賺錢的額頭猛地一點,然后,我們聽到一聲凄厲的慘叫。

那是女人的聲音。

啪!鏡子上出現了一道裂痕,裂痕像蜘蛛網一樣迅速蔓延擴大,然后嘩啦一聲,碎了一地。

洪培恩也發出一聲低吼,然后猛地嘔吐出一大灘東西,那些東西綠油油的,里面還有些蛇蟲鼠蟻之類,看得萬曉差點吐了。

好了。我說,扶他坐下吧。

洪培恩像是生了一場大病,全身軟趴趴的,臉色煞白,他坐在沙發上,好半天才回過神來,茫然地看著四周。

老洪,你,你沒事吧?萬曉眼睛紅紅地,關切地問。

曉曉?洪培恩皺眉,我的頭很痛。我,我怎么在家里?

萬曉眼淚又流了下來,洪培恩已經一年多沒有叫她曉曉了。

老洪,你仔細想想,你還記得之前發生了什么事嗎?萬曉問。

洪培恩想了半天,露出奇怪的表情:我是怎么了,怎么會對那個江珊珊這么言聽計從?

萬曉一聽,又生氣了:你還說呢,在外面生個私生子就算了,還嫌棄咱們田田,田田都失蹤了,你都不上點心。

什么?田田失蹤了?洪培恩揉了揉腦袋,又想了半天,忽然露出驚恐的表情:糟了,我記起來了,江珊珊好像說過,她要田田有大用處。

什么大用處?

好像是……是要送給什么人,當什么爐鼎之類……

我臉色一變:爐鼎?這是要采陰補陽啊,誰這么惡毒,竟然要用童女做爐鼎?

洪家夫妻倆都嚇住了,洪培恩更是氣憤得直拍桌子:百家樂預測混賬,混賬,要是讓我知道是誰,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他!曉曉,立刻給老方打電話。告訴他,有人要對他侄女下手。

我問:這個老方是什么人?

萬曉說:老方是龍鳳娛樂會所的老板,在州杭這邊的黑道上很有地位。

他們沒有說得太細,但我一聽就懂了,黑社會嘛。

我點頭。說:也好,先把江珊珊抓起來,她現在被情咒反噬,應該跑不遠,抓了她。自然能夠找到她背后那個人。

萬曉立刻把電話拿給洪培恩,洪培恩一個電話過去,老方那邊滿口答應,說讓手底下的兄弟立刻過去,一定把那個小賤人抓來。

洪培恩剛解了咒,精神不濟,萬曉攙扶著他回房間休息,剛打開臥室的門,我忽然感覺到一股濃烈的陰氣,大叫道:小心。

與此同時,一個半人高的洋娃娃,手中拿了一把鋒利的水果刀,猛地百家樂技巧教學撲了過來,一刀刺向洪培恩。

就在和千鈞一發的時刻,萬曉一把推開了洪培恩,那一刀正好扎在她胸口。

曉曉!洪培恩抱起妻子,眼睛一下子就紅了,你怎么這么傻啊。

那個娃娃又來襲擊洪培恩,保鏢立刻反應百家樂教學過來,拔出帶電的警棍,朝著娃娃就打。

但娃娃身手非常矯健,又是塑料做的,警棍對她根本沒有作用,一個保鏢反而被刺傷了。

滿屋子的保鏢都行動起來,圍攻這個娃娃,娃娃在屋子里快速地跳躍,這么多專業保鏢,居然都抓不住它。

忽然,那娃娃跳到了我的面前,雙眼泛紅,我居然從里面看歐博百家樂出了幾分恨意,它舉著刀,朝我的臉刺了過來。

我冷笑一聲:江珊珊,又見面了,我是來向你討債的。

娃娃愣了一下,動作慢了一步,我拿出一塊木符,拍在它的腦袋上,把它拍飛出去,正好落在一個保鏢的身上。保鏢迅速打掉它手上的刀,將它按在地上。

我來到它的面前,冷笑道:怎么樣,是不是發現自己無法從娃娃身體里逃出去了?

娃娃惡狠狠地瞪著我,四肢不停地掙扎。

可能你已經忘記我是誰了。我對她說。但是我還記得你,更記得你當年高考的時候,是怎么把我的試卷換了,奪走我的成績的。

娃娃居然露出了一個特別人性化的表情,那表情又驚又怒。看來她已經想起我是誰了。

我冷冷地說:當年覺得我是個沒有背景沒有身份的小人物,所以你可以肆無忌憚地奪走我的東西。怎么?現在我來找你討債了,你覺得很意外?

我對那些保鏢說:去找個箱子來,最好是木制的,把她鎖在里面。

保鏢們找箱子去了。萬曉胸口中了一刀,這一刀刺得很深,不過她運氣好,只差一厘米就要刺中心臟,家庭醫生立刻給她做了處理,把她送去醫院,應該不會有大問題。

洪培恩原本也想跟去,萬曉讓他留下來,一定要找回田田。

沒過多久,老方就打電話來告訴洪培恩。江珊珊已經找到了,但是一直昏迷,怎么都弄不醒。

我冷笑,她的靈魂在娃娃身體里,當然弄不醒。

洪培恩親自開大奔去了夢緣娛樂會所,現在是大白天,娛樂會所里很空,幾乎沒什么人。

一下車,就有幾個會所的保安迎上來,恭敬地對洪培恩說:洪先生。里面請。

我們跟著保安進去,發現里面的保安很多,可以說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崗,最后來到一間豪華的辦公室,門口站著兩個黑人保安。

黑人保安打開門。紅木辦公桌后面坐著一個身材微胖的男人,看打扮像個成功商人,但看他那滿臉的橫肉,還有手背上露出的刺青,就知道這人是混黑的。

老方。洪培恩幾步走上去,和他抱了一下,這次算我欠你個人情。

老方很義氣地說:咱們是兄弟,還說這個干什么?我侄女有難,義不容辭。

洪培恩連聲道謝。

對了,洪老哥,這件事透著邪門,我有個朋友,是這方面的專家,他一聽說我侄女出事了,馬不停蹄地趕過來幫忙,因為時間緊急,我就沒來得及告訴你。老方說。

我頓時就發現一道審視的視線落在我的身上,讓我有點發毛。

我抬頭一看,對面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,穿著一件咖啡色的夾克,眼神陰冷。

窩草!

我在心里罵了一句臟話,怎么是他?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