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54章瞇牌百家樂 眾鬼速來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頭痛欲裂,那一棒子打得還真狠,我腦子里一團漿糊,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被兩人從車上抬下來,搬進一個地下室里,然后塞進了一只籠子。

我的腦子清醒了一些,看見這間地下室特別小,但里面放了四五個籠子,每個籠子里都有兩三個少女。

我看了看籠子上的鎖。足有拳頭大。

別看了,你逃不出去的。

我轉過頭,我這個籠子里還有一個少女,十七八歲,長得非常漂亮,她抱著自己的雙膝,眼睛都哭腫了。

我問她:你叫什么?

黃嬌嬌。她說。

別泄氣。我安慰她,咱們想想辦法,說不定能逃出去。

黃嬌嬌指了指對面的籠子:那邊有個女孩,昨天晚上想逃,被她們抓了回來,那些禽獸還把她給糟蹋了。

我往那邊一看,里面躺著個少女,身上還穿著某某高中的校服,下半身沒穿衣服。潔白的大腿上滿是血跡。

我咬了咬牙,真是禽獸不如。

我問黃嬌嬌:你知道他們把我們抓來是想干什么嗎?

黃嬌嬌說:我偷聽到的,他們是要把我們賣到東南亞去。

賣到東南亞做什么,這個就不用細說了,誰都知道。

我咬緊牙,對她說:我總會想到辦法的。

我用陰陽眼看了看四周,天空中漂浮著五六個女鬼,她們的死相都非常凄慘,有的瘦得不成人形,有的渾身都是膿瘡。有的身上釘滿了釘子。

她們全都是死在東南亞的,之所以能找回來,肯定是因為這個地下室里有她們的東西,比如一顆散落的紐扣,或者一縷頭發之類。

否則,她們的靈魂會在異國他鄉徘徊,永遠沒有超度的那一天。

這個時候,我聽到鐵門響動,有人來了。

我連忙躺下,裝作還在昏迷。

三個混混模樣的人走了下來,其中一個人說:這幾天哥幾個都辛苦了,今天又抓了兩個,黑哥讓我們檢查一下,她們還是不是處,如果是處,就先不動,如果不是,咱們就可以先享受享受。

我心頭一涼。

另一個說:聽說今天抓的一個女人有兩下子,老九被她踩斷了好幾根肋骨。

再厲害又怎么樣?打一針麻醉劑,還不是任我們擺布?

幾個混混猥瑣地笑了起來。

他們一下來。那些女孩子們就畏懼地往后縮,有的開始低低地哭泣。

混混們下來了,其中一個環視四周,目光落在隔壁籠子里,那邊有個女孩,身上的衣服很干凈,看起來像是剛抓來的。

她。那個滿頭黃毛的混混指了指那個女孩,又指了指我,還有她,就是今天剛抓來的。

那個光頭的問:你說有兩下子的,是哪個?

黃毛指了指我:就是她。

光頭指了指那邊的女孩,說:那就先從她開始。

好嘞。黃毛和另外一個穿背心的混混打開了隔壁的籠子,將那個女孩拖了出來。

女孩又哭又鬧,拼命掙扎,口中喊著救命,黃毛嘿嘿笑道:別喊了,就算你喊破喉嚨,也沒人會來救你的。

黃毛和背心按住她,光頭一把扯下她的褲子,然后仔細檢查起來。

女孩叫得很凄慘,我握緊了拳頭,心頭怒火翻涌。

已經不是處了。光頭說,歸你們了。想怎么玩怎么玩,別弄死就行了。他想了想,又補充道。別弄得太過分,不然賣不起價錢。

黃毛笑道:放心吧,我們都有分寸。

說完,他們壓著那女孩,幾下子就把她的衣服給撕干凈了。

女孩已經徹底絕望了。她腦袋偏到一邊,面如死灰。

她的眼神,讓我心里一陣陣地抽痛。

不行,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行兇!

我摸了摸身上,隨身小包被他們搶走了,但我自制的朱砂還貼身放著。

我的眼底閃過一抹冷芒。

我用食指沾了朱砂,開始在地上畫符,那三個混混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那個女孩身上,根本沒有發現。

我畫符的速度很快,體內的靈氣也很順暢,居然沒有一絲一毫的阻礙。

第一個符咒畫好了,蕩起一層很淺很淺的光。

我又開始畫第二個、第三個。

當我第三個快要畫完的時候,那個光頭注意到了我,他幾步走過來,在籠子外居高臨下地望著我。

你們怎么選的人,這個女人是個瘋子。光頭皺了皺眉頭,說。

那兩個人正在女孩身上享受,根本沒有搭理他。

我咬緊牙關,繼續畫。

光頭踢了籠子一腳:晦氣,智商有問題的女人在那邊根本賣不出好價錢。

怕什么?黃毛氣喘吁吁地說,實在賣不出去,就賣給那些搞藝術的。

我的心抖了一下,但我的手卻異常的沉穩,我用盡了渾身的靈氣,終于將最后一個符咒畫完。

這三個符咒。都是招鬼的符箓。

三個,正好組成一個陣法。

三才招鬼陣。

我雙手掐了一個法決,口中念道:混沌無極,四海平壤,今招妖鬼,令到形顯!

光頭罵了一句臟話:真特么是個瘋子,你作法呢?我倒要看看,有沒有妖魔鬼怪來救你。

話音剛落,這地下室里就刮起了一陣陰風。

他立刻閉了嘴,臉上現出一絲恐懼。

我抬起頭。看著光頭的眼睛,說:爾等惡貫滿盈,當受天譴!眾鬼速來,急急如律令!敕!

我手指往他身上一指,他忽然雙眼一翻,只有眼白沒有眼仁,渾身不停地發抖,像羊癲瘋犯了一樣。

那邊兩個混混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,動作得十分賣力,根本沒有注意到光頭的異樣。

忽然,光頭停止了抖動,表情變得極其詭異。

他已經被盤踞在地下室里的女鬼附身了。

他緩緩轉過身,從腰后面抽出一把大砍刀,緩緩來到那兩個混混面前。

別著急。黃毛滿頭大汗,笑道,等我們玩夠了,就給你。

背心也說:你要是嫌棄我們干過了,不是還有一個嗎?那個先給你。

光頭忽然舉起了砍刀,一刀砍在背心的脖子上。

血如泉涌。

百家樂預測毛受了驚嚇,一下子就跳了起來。看著被砍死的背心,背心的脖子幾乎被砍斷,只有一層皮連著。

毒哥,你,你這是干什么啊?黃毛驚恐地喊。我們是兄弟啊,有錢一起掙,有女人一起玩啊。

光頭提著流血的砍刀,臉部肌肉有些扭曲。

誰和你是兄弟!光頭一個大老爺們,聲音卻是陰柔的女聲。

這場面詭異至極,黃毛嚇得坐在瘋狂百家樂地上,黃色的液體從他雙腿間流了出來,空氣中立刻彌漫起一股騷臭味。

死!光頭又是一刀。

黃毛身首異處。

一連死了兩個,那個被強迫的女孩尖叫著往后爬,生怕光頭轉過頭來把她也砍了。

光頭看著手中明晃晃的砍刀,百家樂教學舉到脖子邊,然后用力往脖子里一推。

他這一下所用的力氣非常大,大到恐怖,這不是正常人該有的力量。

 百家樂玩法 他的腦袋從脖子上滾了下來。

那個被強迫的少女也嚇得尿了。

我對那女孩說:姑娘,真人百家樂快,把他身上的那串鑰匙拿過來。

女孩光著身子,面容呆滯,嚇得不輕。

快點!我大聲呵斥,我們必須趕快逃出去,不然其他人來了。我們都得死。

女孩聽到死這個字,才回過神來,戰戰兢兢地爬過去,從尸體的腰間取了鑰匙,又爬過來遞給我。

我打開鐵籠子的門。回頭對黃嬌嬌說:嬌嬌,快跟我走。

黃嬌嬌的腦袋埋在雙腿間,一動不動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