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52章 殺伐果斷 -百家樂技巧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周禹浩咬牙道:別聽他胡說!

我的手有些發抖,雖然早就知道他動機不純,但聽到別人這么赤果果地說出來,還是讓我渾身發冷。

姜女士,不如跟著我。李城秀說,我是陰陽師李家第一百三十七代的傳人,法力高強,英俊多金,也是李家內定的下一代家主。只不過我對當這個家主不感興趣,但是為了保護你。我愿意試一試。

周禹浩徹底憤怒了,提著鞭子就要沖過去,我按住他:有什么話,待會兒再說,別忘了,這里可是有一個血鬼!

忽然間,四周的血開始退了,全都往那副立起的棺材涌去,而之前被周禹浩打倒的保鏢,居然碎成了一灘血肉,散落在地上,然后隨著那些血一起流向棺材。

只剩下一顆頭顱。

他的死法和之前那個失蹤的女人一模一樣。

李城秀臉色一變:不好,血鬼要變異了!

我驟然想起,奶奶書里說,血鬼要變異很難,必須天時地利人和,條件極為苛刻,但是一旦變異,如果讓他成功,就會變成無形的存在。

所謂的無形。就是完全沒有形體,你根本看不到他,他能夠悄無聲息地接近你,取你的性命。

李城秀大聲說:這個女人的事情,稍后再說。現在我們暫時聯手,絕對不能讓他變異。

周禹浩很不情愿,但他是顧及大局的人,口中念起咒語,將黑鞭一扔,那鞭子自動盤在棺材四周,亮起一層黑色的光。

血液不再像棺材里涌去。

快點布陣!周禹浩沖他怒吼,我支撐不了多久。

李城秀從背包里拿出七面小旗幟,那旗幟上面全都畫了符。

李城秀手上掐訣,腳步斗罡,口中念念有詞:吾含天地炁咒,咒毒殺鬼方,咒金金自銷,咒木木自折,咒水水自竭,咒火火自滅,咒山山自崩,咒石石自裂,咒神神自縛,咒鬼鬼自殺。咒禱禱自斷,咒癰癰自決,咒毒毒自散,咒詛詛自滅。

每念一句,手中的旗幟就飛出去一面,立在那棺材的周圍。

地板是真正的鋼鐵合金,旗幟肯定是插不進去的,詭異的是,這些旗幟居然全都立著,一動不動。

那些旗幟組成了一個陣法,紅綢做的旗面無風自動,亮起一層紅光。

棺材下面發出一聲尖利的嘶吼,劇烈地震動起來。

李城秀大聲說:七星殺鬼陣成了,百家樂技巧教學但是這個血鬼怨氣太重,陰邪太盛,姜女士,快往那棺材里噴一口舌尖血。

沒辦法,我只好再次咬破了舌尖,幾步沖上去,朝著棺材里猛地吐了一口。

又是一聲慘叫,黑鞭和七星殺鬼陣的光芒亮得耀眼,那打開的棺材蓋子,居然移回了原位,啪地一聲關上了。

 百家樂必勝術 李城秀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,身體一軟。靠著墻壁倒了下來。

周禹浩幾步來到他面前,冷眼看著他:別怪我心狠手辣,誰叫你知道得太多。

他舉起手,一掌向李城秀的額頭拍了下去。

你以為殺了我,就沒人知道她的秘密了?李城秀渾然不懼,吐了兩口血,笑道,我們李家是延續了兩千多年的陰陽師家族,我們自然有我們的一套傳訊辦法,就算你殺了我。將我挫骨揚灰,我也能將消息傳出去。到時候,不僅僅是李家,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有個九陰之體的女孩,到時候你要如何保護她?

周禹浩的手掌停在了半空。李城秀笑著說:你應該很清楚,我活著,才不會將她的秘密說出去。

周禹浩聲音冷得像冰塊:你以為我會信你?

你不用相信我,你只要相信人性。如果某個人發現了一座寶藏,是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,一來可以獨吞,二來也免去了生命危險。李城秀說。

周禹浩沉默地看著他,兩個男人對峙著,而我已經徹底蒙了。

百家樂么是九陰之體?聽起來怎么這么銀蕩?簡直讓人毛骨悚然。

我有個提議。李城秀說,既然你不敢殺我。而我又殺不了你,不如我們兩人一起共享這個女人。

我抖了一下,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們。

我們一人一個月,把她關在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,好好地享用……

他的話還沒有說完,周禹浩的指頭就劃過了他的脖子,鮮血一下子涌了出來。

他的聲帶被切斷了,張了張嘴,只能發出赫赫的聲音。

周禹浩用黑鞭圍住他的身體,然后從空中一抓,居然憑空抓了一個東西,攤開手掌一看,居然是一只紙折的千紙鶴。

你們李家百家樂預測app,喜歡用這種符咒來傳訊,我從很早的時候就知道了。周禹浩冷漠地說。你以為你能威脅我?即使是你老爹,李家的家主來了,也不敢威脅我。下輩子,再投個好瞇牌百家樂胎吧。

李城秀不甘心地盯著他,眼中幾乎要流出血來,咽下了最后一口氣。

周禹浩從衣服里拿出一張紙,抖了一下,那紙就燒了起來,他將那紙扔在李城秀的身上,李城秀的尸體開始無聲無息地燃燒。不到一分鐘就燒成了一包灰。

人剛剛咽氣,靈魂還在身體里,這個時候將尸體燒掉,他就成不了鬼。

只是這時間很難把握,必須在死后一分鐘內完全燒成灰。普通的火根本做不到。

周禹浩的實力,深不可測。

他居然能夠眼不眨心不跳就殺死一個人,這樣的殺伐果決,讓我感到害怕。

我驚恐地望著他,他回過頭來,對我說:抱歉,我答應過你不殺人,但是這個人不死,你就會永無寧日。

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。

你先上去吧,外面那些中了血毒的人。毒應該已經解了。他說,我還要做一些布置,免得被李家知道人是我們殺的。

我發著抖,轉身就跑出了貨艙。

客艙里已經恢復了正常,滿地的血早就不見了,乘客們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。

我突然想到一個很可怕的問題,駕駛艙里沒問題吧?要是連駕駛員都昏倒了,這飛機不掉才怪呢。

但是飛機飛得很平穩,眼看著有幾個乘客快醒了,我也連忙倒在地上。裝作剛剛醒來的樣子。

乘客們陸續醒來,滿臉的茫然,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

沒過多久,周禹浩回來了,他說他已經做好了布置。李家的人只會認為李城秀是血鬼所殺。

飛機上有監控,他告訴我不用擔心,血鬼出現之后,就已經弄壞了攝像頭。

客艙里亂成了一團,很多人受傷,好在沒人死亡,空姐們拿出急救箱,給受傷的人做簡單的治療。

很快,飛機就降落在州杭機場,早有救護車等在外面,那個裹著黃布的娃娃臉少年被抬上了一輛救護車,疾馳而去。

下飛機的時候,我看見一個男人,在機場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走過來,他的衣著很普通,長得也很普通,但眼神非常凌厲,我不敢和他對視。

這個人身上有很濃重的血氣,我甚至能看到他身上彌漫著紅光。

這個人,非常厲害。

周禹浩已經回到木牌中,他說:這個人是國家特殊部門的。

什么特殊部門?

專門處理靈異事件的。

我明白了,就像小說中所說的龍組之類。

我遮著臉,匆匆地和他擦肩而過,那個男人似乎感覺到了什么,步子一頓,回頭看了我一眼。

我頓時全身的寒毛都立起來了。

領導,有什么問題嗎?機場工作人員問。

他似乎沒有發現什么,說:沒事,走吧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