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陰緣詭談 第42章 司徒凌的吻 百家樂賺錢-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楊啟林說:聽說以前是有的,只是后來不知道怎么就沒有了。

司徒凌說:難道是因為有人削了石碑后面的符咒陣法,才導致了這兩百多人的死?

我搖頭說:那石碑后面有青苔,就算削,也是削了很久了,沒道理現在才出問題。

司徒凌問我:姜琳,你有沒有什么辦法,能逃出去?

我搖了搖頭,臉色凝重起來,說:那一層霧氣,應該是傳說中的鬼瘴。

鬼瘴?

我有些后悔:如果早想到是鬼瘴,我肯定不會進來。鬼分為幾個等級,依次是孤魂野鬼、怨鬼、惡鬼、厲鬼、攝青鬼、鬼將和鬼王。鬼魂要是成了厲鬼,會非常厲害,他們能夠設置鬼瘴,將一塊地方完全與外界隔絕起來,然后在里面為所欲為。

楊啟林嚇得雙腿發抖:怪不得之前無論座機還是手機都打不通。

我低下頭,眼中閃過一抹痛苦,這么多人都死了,瑤瑤恐怕也……

司徒凌看出了我的想法,按住我的肩膀,說:你別灰心,那些鬼里沒有你的妹妹,她應該還活著。

我知道,他是在安慰我。

我朝他擠出了一個笑容,告訴他我沒事。

忽然間,天竟然黑了。

我們打開窗戶一看,外面已經黑得像晚上了,路邊的路燈也亮了起來。

楊啟林看了一下手表:不對啊,現在才四點多鐘,怎么會黑得這么早?

我臉色更加陰沉,說:這是鬼瘴引起的,看來之前我料得沒錯,這個村子里有個厲鬼。

司徒百家樂預測凌嚴肅地問:厲鬼到底有多厲害?

我告訴他們:我們之前遇到的那些七竅流血的鬼,是怨鬼,而那個拿著斧頭來砍我們的鬼,是惡鬼,把那些怨鬼和十個八個惡鬼加起來,都比不上厲鬼!

楊啟林面如死灰,差點坐地上去。

完了,完了,我老楊一輩子沒見過鬼,第一次見鬼,就見了一個怨鬼。我這一百多斤算是交代在這里了。

別泄氣。我咬了咬牙,說,如果能撐到明天中午的話,我應該有辦法。

至陽至剛之物,能夠破解鬼瘴。

什么辦法?楊啟林來了精神,我搖頭說:不能說,那是我的殺手锏。

他擦了擦頭上的汗水:有辦法就行,也算是有點盼頭。

我從背包里拿出兩塊護身符給他們,這是我用桃木雕刻的,上面雕刻神荼、郁壘二神的名字。

這是我從奶奶書里學來的,是非常古老的一種護身符。

《山海經》里記載神荼、郁壘把守鬼門,專門監視害人的鬼,沒有鬼不害怕他們。

我暗暗下定決心,這次回去,一定要好好地學習畫符,把奶奶那本專門講畫符的書全都背下來。

我又拿出朱砂,在門上畫了一個老虎的圖案,還好我朱砂備得很多,繪畫功底又不錯,寥寥幾筆,畫出的老虎有模有樣。

然后,我又從屋里找了兩盞臺燈,放到門口。

這也是一種很古老的驅鬼辦法,老虎也是驅邪避兇的神物,這兩盞燈,就是老虎的兩只眼睛,有這老虎在,妖魔鬼怪都不能進門。

奶奶在書里說,這個辦法是能夠擋得住厲鬼的。

我讓司徒凌和楊啟林先休息,吩咐他們絕對不能走出這間屋子,我們現在只需要拖時間,到了明天午時,一切都好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鬼瘴的原因,我們都非常疲倦,各自找了一間房,靠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。

楊啟林住的那間房似乎是個女人的房間,枕頭邊還放著一條小內,他看了一眼,忍不住拿起來聞了聞,一股女人香沖進鼻孔,讓他很舒服。

他楊啟林沒有什么別的愛好,就是喜歡女人。

男人嘛,哪有不喜歡女人的?

他家里有老婆,在外面又養了小三、小四,私生子都有兩個,平時一有空,還喜歡去逛逛KtV、洗頭房之類,他自認為自己是風流不下流。

唉,真是倒霉。他吞了口唾沫,說,早知道我就不來了,本來以為能在市局領導面前掙表現,沒想到連命都要搭進去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他忽然聽到有人在敲窗戶。

這窗戶是透明的玻璃,他抬頭一看,窗戶外面是一個女人。

那不是普通的女人,是一個非常美的女人,穿著一件大紅色的旗袍,上面有白色的花朵,一頭秀發綰在頭頂,美得妖艷,怎么看怎么勾人。

楊啟林那點花花腸子,一下子就被勾起來了。

你聞我的小內做什么?女百家樂預測app人對著他笑,這一笑,把他的魂兒徹底勾走了。

女人笑得更加嫵媚,朝他勾了勾手指,說:聞小內有什么用,想不想來聞聞真的?

想,當然想。楊啟林完全忘記了恐懼,甚至忘記了自己在哪兒,從床上一下子爬了起來,打開了窗戶。

那就跟我來啊。女人朝他招手,他連忙從窗戶跳出去,跟著她往前走。

女人走得不快不慢,他看著她的背影,那腰,那臀,扭得那叫一個妖,那叫一個浪。

她在床上一定是個極品。楊啟林想。

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女人終于停下了,扭了一下腰,撩起旗袍,露出一雙白嫩嫩的大腿:死鬼,快來啊。

楊啟林正要撲上去,女人又說:你先把褲子給脫了。

楊啟林想都不想就脫了。

女人又說:身上要什么都不剩才行。

楊啟林完全被迷住了,一把扯掉了脖子上掛的桃木護身符,猛地撲了過去。

他將那旗袍美女撲倒在百家樂地,湊上去就親,可是這親起來的感覺又不對,怎么這咯嘴啊。

他睜開眼睛一看,嚇得頓時就萎了。

那哪里是什么旗袍美女,明明就是個樹皮一樣的老干尸啊。

鬼啊!他尖叫一聲,那干尸猛地坐了起來,一伸手,竟然從他大張的嘴巴里刺了進去,穿透他的腦袋,又從后腦勺刺了出來。

楊啟林抖了兩下,眼睛一翻,干尸又將手抽了出去,他身體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
我睡到一半,忽然醒了。

我這心里跳得好快啊,不會出什么事了吧。

我想了想,決定去看看司徒凌他們。

我們仨選的房間都是挨著的,我出來敲司徒凌的門,他睡得很淺,很快就把門打開了。

我松了口氣,幸好他沒事。

姜琳?他奇怪地問,有什么事嗎?

我笑了笑,說:沒事,就是有點擔心,所以來看看。

他點了點頭:要不要進來坐坐?

我正要拒絕,忽然肚子咕百家樂算牌嚕嚕叫了起來。

我尷尬極了,今天中午吃了飯之后,就一直餓著肚子,現在開始唱空城計了。

進來吧,我這里有點吃的。司徒凌說。

身體是革命的本錢,吃飽了明天才好對付厲鬼嘛。

我安慰自己,走進去坐下,他從隨身的包里拿了一包餅干給我。

你還備著這個?我問。

以前當兵的時候養成的習慣。他說,我們連長總喜歡讓我們訓練野外作戰,幾天幾夜都在樹林里,沒有吃的,只能吃樹皮草根,或者生的老鼠。后來就習慣多帶點食物了。

我肅然起敬:你太厲害了,這些東西我可吃不下去,要是換了我,估計最后就餓死了。

他苦笑了兩聲:我剛開始的時候也吃不下去,但是人餓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就管不了那么多了,什么你都會吃。你知道瞇牌百家樂古代的觀音土吧?餓極了的人連那個都吃,最后活活脹死了。

我扯了扯嘴角:看來以后我也得多準備點食物。

他忽然看了我一眼,不說話,一下子冷場了,我覺得這氣氛有點奇怪,絞盡了腦汁想說點什么,卻看見他胸口的八卦暗了一些。

我大驚,連忙走過去,手不自覺地就去摸那個八卦:你這八卦怎么……

別碰我!他忽然高聲呵斥,我嚇了一跳,奇怪地看著他,卻發現他臉有些紅,將身體轉了過去。

我突然意識到,剛才我那動作實在太不妥當了,簡直就相當于去摸他的胸啊。

我的臉騰地一下紅了,我發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

為了避免尷尬,我連忙轉移話題:對了,我還得去看看楊啟林呢,走了啊,你早點休息。

等等。他啪的一聲按住門,將門重新關上。

我奇怪地回過身,正好對上他的眼睛,他深深地望著我,目光有些詭異。

我有些發毛:怎,怎么了?

聽云泉說,他想你做他的女朋友。但是你拒絕他了?他聲音低沉,充滿了磁性,因為離得太近,呼出的熱氣正好噴在我的額頭,讓我耳根子一陣發癢。

為什么拒絕?他問,你不喜歡他?

我扯了扯嘴角: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?

如果你不喜歡他,是不是表示我有機會?他低下頭,湊在我的耳邊說。

我有些不敢相信:司徒隊長,你怎么了?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?

話音未落,他忽然按住我的肩膀,吻住了我的唇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