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真人百家樂陰緣詭談 第39章 林玄之死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我看了看廠房外面,太陽正好走到了天空正中。

還真是中午啊。

每天午時,正好是我的血液陽氣最高的時候,而且是至剛至陽,什么黑狗血、朱砂之類的,都遠遠比不上。

蠻尼不斷地慘叫,雙手在天空中不停地亂揮,口中罵著一些聽不懂的南洋話。

忽然,他大叫一聲,腦袋居然從脖子上飛了起來。

我給嚇了一跳,差點坐地上去。

這,這是飛頭降!

蠻尼居然在練飛頭降。

飛頭降是一種極為邪惡、極為陰毒的降頭,練飛頭降的人,夜晚的時候腦袋會離開身體,飛出去覓食,他專門喜歡吃嬰兒,每天晚上都要吸掉一個嬰兒的血。

怪不得這陣法里禁錮了這么多嬰兒呢。

但是,這種邪降也不是那么好練的,剛開始練的時候,頭顱離開身體,是會帶著腸胃內臟一起離開的,很顯然,內臟這些東西,在頭顱飛行的時候,容易掛住。

比如電線桿,比如收視天線。

據說南洋的人對飛頭降是很恐懼的,為了防飛頭降,家家戶戶都喜歡在陽臺和天臺上種植一些有刺的植物,一旦飛頭降飛來了,內臟就會被掛住。

降頭師的腦袋如果在天亮之前無法回到身體,被太陽一曬,就會立刻化為一灘血水,魂飛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

飛頭降煉成之后,腸胃就不會再跟著出來,而那顆飛頭,就會神通廣大,降頭師也不必天天吸食鮮血。

但是每過七七四十九天,他們就必須要吃掉一個還未出生的胎兒,那個時候,他們就成為了孕婦的可怕噩夢。

很顯然,這個蠻尼的飛頭降,還沒有煉成。

他也是被嬰靈攻擊得發狂了,不然也不會在大白天里將腦袋給飛出來。

這廠房很大,窗戶又少,位置又高,陽光根本照不進來,蠻尼的腦袋在空中飛了一圈,撲向林玄,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脖子。

林玄大聲慘叫,臉開始變得越來越白,身體也像癟了的皮球,皮膚滿是皺紋。

飛頭降在吸他的血!

我深吸了一口氣,大喊:快跑!

黑社會雖然講義氣,但是面對飛頭降這么一個邪門的東西,再大的義氣都沒了,林玄那些手下根本不管他,手忙腳亂地往廠房外跑。

我讓他們趕緊跑,不是因為我善心大發,而是飛頭降正在覓食,如果讓他吸了這些人的血,他的實力就會大增,到時候后果不堪設想。

我也想跑,但是看了看地上的向勇,我心頭滿是怒火。

老向,你放心,我一定給你報仇。

此時,飛頭降已經吸干了林玄的血,轉頭過來就想吸我的血,我不閃也不躲,就在那站著,等他過來。

飛頭降在沒有煉成的時候,據說這顆飛出去的腦袋,智力并不太高,否則以蠻尼的狡詐,肯定會百家樂算牌看出情況不對。

等他飛得近了,張開血淋淋的嘴準備咬我脖子的時候,我忽然抬起手,將刀口里流出的血甩在他的臉上。

嗷!飛頭降慘叫,腦袋和內臟都開始冒青煙。

而那邊他的身體,早就被那一群怨氣沖天的嬰靈給撕咬得千瘡百孔。

我琢磨著,這個蠻尼本來就知道自己的身體保不住了,才把自己的腦袋分離出來,保留下魂魄,再吸食大量的人血,那么腦袋和內臟還能單獨存活,雖然人不人鬼不鬼,但好死不如賴活著。

但是,他沒想到,我居然只用了一把血,就送他歸西。

蠻尼在南洋也算是個人物,他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,今天會栽在我手里。

不得不說,是我的運氣太好了,被人放個血,也能趕上午時。

蠻尼的腦袋在地上滾了一陣,冒出一縷縷黑色的煙霧,漸漸地化為一灘血水。

而那些嬰靈沒有了陣法的禁錮,一個個都解放了出來,他們的怨氣非常大,殺掉了蠻尼根本沒能讓他們的怨氣消失。

我在心中叫了一聲不好,這些嬰靈要是逃了出去,不知道會殺死多少人。

怎么辦?

我咬了咬牙,乘著午時還沒過,能滅幾個是幾個。

我正準備放血,卻聽見有人說:施主請手下留情。

我愣了一下,這聲音怎么這么耳熟。

轉頭一看,一個穿著青色和尚裝的老和尚走了進來,雙手合十,口中還念了一句佛號。

我想了想,驚訝地說:你是宏華寺那個掃地的師父?

當時我剛被周禹浩纏上,怕得要死,跑到宏華寺燒香,是這個掃地的師父建議我去求簽,最后求到了一根解鈴還須系鈴人的簽。

施主你好。他向我鞠躬行禮,貧僧法號德信。

我也連忙回禮:德信師父好。

他點了點頭說:這些嬰靈全都是無辜而死的人,還請施主放他們一馬,讓我念誦經文,為他們超度。

我表示同意,他盤腿坐在地上,雙手合十,開始念誦經文。

我對佛經完全不懂,不知道他念的是什么經,可是在他念經的時候,這些原本狂暴不安的嬰靈全都安靜了下來,圍在他的身旁,靜靜地聽他念經。

他每念一句,那些嬰靈就會消失一個,直到經文全部念完,那些嬰靈也全都消失了。

德信師父站起身,對我說:女施主,這里不是久留之地,你還是趕快離開吧。

我愣在那里,想要問他到底是什么人,卻不知道該從哪里問起。

德信看了一眼死去的向勇和林玄,嘆了口氣,說:各人有各人的緣法,生死自有命數,女施主也不必太傷心,等我再念一遍《佛說阿彌陀經》為這兩位施主超度吧。

多謝師父。我朝他深深鞠了一躬,走出了廠房。

我抹了一把眼淚,向勇,我已經為你報仇了,你可以安心去了瘋狂百家樂

走出這片廢棄的工業園區,我才發現這里前不著村后不著店,走了很久才看到一輛過路的貨車,花了兩百塊錢,讓貨車司機把我送回了市區。

我對這個德信師父很好奇,順道去了一趟宏華寺,打聽打聽這位師父。

結果人家告訴我,德信師父是十年前來的,之前在哪里出家不清楚,自從來之后就一直干保潔的工作,總之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。

之前我一直以為掃地僧只是金庸老先生筆下的人物,沒想到居然在現實生活中遇到了一個。

晚上的時候,我看到了本地電視臺所播出的新聞,說郊區某個廢歐博百家樂棄廠房里發生了一起打架斗毆的案件,兩人喪命,十幾個人受傷,本地知名企業家林玄牽涉其中,當場死亡。

那個蠻尼已經化為血水了,現場只有林玄和向勇兩具尸體。

當然,那個現場在普通人眼里是極其詭異的,但是為了穩定人心,肯定不會如實報道,這個案子估計也百家樂破解只會以打架斗毆結案。

向勇的母親領回了他的尸體,我百家樂預測app去參加了他的葬禮,他年邁的父母哭得天昏地暗,白發人送黑發人,沒有比這更悲慘了。

我不敢看下去,送了禮金之后就走了。

向勇的事情給我的打擊很大,我索性連門都不出了,總不會有不開眼的鬼敢上門來鬧事吧。

這天我剛打開店門,忽然有個女孩子急匆匆跑了過來。

那女孩有點眼熟,她見了我,急忙道:姜琳姐,你還記得我嗎?我是王雨,鐘瑤瑤的初中同學。

我想起來了,這丫頭和鐘瑤瑤是鐵姐們兒,以前鐘瑤瑤到我家來玩的時候,曾帶她來過。

是小雨啊,什么事?我笑著問。

王雨很著急,說:姜琳姐,我昨晚接到個短信,可能是鐘瑤瑤出事了。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