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惠活動最多的線上娛樂城

最優質的線上娛樂城都在這!娛樂城體驗金 新會員註冊取點不用等! 全台首屈一指,最多人玩的娛樂城,提供娛樂城排行與優質現金版推薦,不定期推出各大娛樂城專屬獨家優惠!另有各娛樂城註冊教學、儲值教學

線上娛樂城 免費影城 線上小說

娛樂城體驗金-完美世界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三萬百家樂年大戰 – -百家樂

娛樂城體驗金

一段焦黑的樹樁,生機盡滅,孤零零,枯死在那里。

這一幕,深深刺痛了石昊,他悲愴無比,仰天長嘯,一頭濃密的黑發暴漲,割裂天宇,他如同魔化了一般。

自少年時開始,他便一直在追尋著柳神的腳步,希冀有朝一日可以與它并肩作戰!

因為,柳神在少年時代的小石心中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,影響了他的一生,他之所以踏上這條路,就是因為柳神。

怎能接受這個結局?柳神死在了他的面前!

柳神!石昊大悲,伸出雙手,想阻擋這一切,可是已成定局,他改變不了什么。

自從成為準仙帝后,外物難動他根本心,雖然不像蒼帝、鴻帝、羽帝那么冷漠,但一般的悲歡離合難以讓他情緒失控。

可是現在,他雙眼模糊,淚水不斷的滾落,多少年了,他都沒有這么覺得這么凄愴。

大悲大慟,石昊忍不住大哭出聲。

或許,從未有這樣哭泣的準帝,但是石昊抑制不住,如同一個悲傷與迷茫的孩子,淚水模糊雙眼。

柳神就這么離去了,化成一段焦黑的樹樁,下場太可悲!

我終于追上了你的腳步,可以跟你并肩作戰了,能擋在你的前面,去殺敵,可是……你卻不在了!石昊心中疼痛。

若沒有柳神,就沒有現在的石昊。

歷經諸多生死磨難,小石終于崛起。

可是,柳神卻早已獨自上路,誰都不知道界海這一邊究竟怎樣,但是卻明白,一定有很可怕的危險。

可柳神卻依舊上路了,不為成帝,只為平亂,這就是它的初衷,至于個人生死,早已置之度外。

事實上,曾有一批仙王都如此,前仆后繼,殺向界海深處,哪怕明知可能是一條死路,也不畏縮。

他們想以生命開路道路,為后來者留下更多線索。

這是一群可敬的人,也是一群可悲的強者。

大多數人都死去了!

而黑暗之地依舊迷霧重重。

石昊黯然神傷,他已經盡力了,在最短的時間內成就準仙帝位,打破神話,開古今從未有之奇跡。

他沒有耽擱,一路殺了過來,因為一直在擔憂柳神,想早一天見到它,就怕它出意外。

可惜,到頭來他還是沒有能改變什么。

柳神為了他,拼死纏住羽帝,絕對是在拿命來填,為他爭取時間,幫他換來生機,而自身卻這樣可悲。

我還是不夠強啊,我來晚了!石昊自責。

他前行的動力,就是為追趕柳神的腳步,那是少年時就百家樂技巧立下的目標,可現在卻是大悲過后一場空。

其實,他已經足夠努力,有誰可在一個紀元內崛起,成為仙王后又破入準帝境,從未有過!

他來界海這一邊已經夠快了,但很可惜,還是晚了!

吼!

石昊如同入魔了,仰天咆哮,身體暴漲,原本清秀的他如同一個蓋世大魔王,瘋狂出擊,將羽帝鎮壓在下。

羽帝遇到了大麻煩,因為那團火覆蓋了他,在侵蝕其軀,更要刺入他的靈魂中。

準仙帝,古來只有那么幾尊,一個個都神通廣大,震古爍今,即便是帝落時代的那位先行者殞落了,其道火亦長存。

這么多年來,羽帝、蒼帝都沒有動它,就是怕它的最后一擊,現在這團火爆發了。

它沒有了昔日準仙帝的主要意志,可以說那個人死去了,但是卻有一種本能,殘存的執念與魂火驅使他敵視羽帝等人。

羽帝嘶吼,一雙羽翼扇動間,天地崩開,混沌四溢,在這里開天辟地。

但是,兩個石昊真身,一同鎮殺,讓他陷入絕境,原本就被準仙帝火光侵蝕,神魂遭創,遇到的大麻煩,現在就更加不堪了。

同一時間,石昊施展秘法,將柳神放逐,將它送入無人可感知的空間,破開一片又一片殘界。

就是他自己如果不全力以赴,都難以尋到。

柳神,你的根莖還在,黑暗之體也在,等我登臨絕巔,會將你復活的,還一個真正的你!石昊自語。

希望渺茫,因為是準帝仙帝出手,滅殺了柳神,這樣的狀態下,其神魂都早已被打散,磨滅了。

所能寄托的只是那黑暗柳神,石昊希望自己足夠強大時,能夠逆轉乾坤,再見真正之柳神。

殺!

石昊大吼,全力以赴,轟殺羽帝。

他的一道真身頂天立地,右手中光芒閃爍,絢爛仙光沖霄而起,在那里化出一柄巨斧,璀璨奪目。

轟隆!

而后,他輪動下來,猛的向著羽帝劈去。

當!

羽帝雖然遇到了大麻煩,但一身戰力擺在那里,他拼命驅逐準仙帝火光,并迎擊石昊,以手中的的弒帝戰矛擋住巨斧。火星四濺,這個地方崩碎了,什么都剩不下,這種蓋世一擊,超越了世人的理解。

在這個地方,浩蕩出的漣漪都可以破滅世界。

一剎那,光輝億萬丈,有大界被開辟。

下一瞬間,天地崩潰,黑云滾滾,群星殞落,有大界覆滅,從此走向終點。

這就是準仙帝戰,在對決中,開辟乾坤,又毀滅世界,生與滅不斷的流轉。

噗!

另一個方向,石昊的他化之身咆哮,掌指間發光,手持劍胎噗的一聲刺進了羽帝的后心,猛力攪動。

啊……

羽帝大叫,仰天咆哮,一雙羽翼震動,鋪天蓋地,他將體內的準仙帝火逼出一片,雙翅猛震,身體****而去。

哪里走!

石昊大吼,再次轟殺。

事實上,羽帝走不了,被那準仙帝火光束縛住了,如同被困在一座火域牢籠內。

最起碼,給予了石昊足夠的截殺時間。

當!

這一次,巨斧劈落,劍胎斬來,打的羽帝咳血不真人線上百家樂止,踉蹌倒退,他渾身焦黑,并且不斷淌血。

羽帝,納命來!

石昊殺紅了眼睛,拼盡力氣要滅殺他。

這一役,他不計后果,只為擊殺羽帝。

奈何,準仙帝實在難殺,哪怕身負重傷,被帝火包裹著,不斷遭受侵蝕,羽帝也在掙扎,百戰不死。

尤其是,他手中的那根戰矛很恐怖,每一次刺出,都仙光億萬重,具有極大的殺傷力。

此時,兩人都瘋狂了,一個為了保命,一個為了復仇,眼睛早已赤紅,殺氣沸騰。

三道身影糾纏在一起,比之早先的大對決還要激烈。

噗!

巨斧落下,石昊將羽帝立劈為兩半,血光滔滔,那種仙血蔓延億萬里,混沌都被湮滅了。

羽帝咆哮,被立劈為兩半,這對他來說,是一種巨大的創傷,他的神魂都分為兩半了,法體暴漲,撐破天地。

他嘶吼著,掙扎著,分成兩半的軀體依舊在戰,根本就不像是一個被剖開的生靈應有的表現。

殺!石昊喝吼著。

另一個他自己手持劍胎,同時施展出平亂訣、草字劍訣百家樂賺錢、仙劫劍訣,這三大劍訣融合歸一,被推向絕巔,極盡升華。

以他準仙帝的道行演繹無上劍法,神威蓋世。

噗噗噗……

血光不斷閃耀,石昊催動三大劍訣百家樂技巧教學,將羽帝劈殺的滿身是血,身體殘缺,血與骨一起飛了起來。

吼!

羽帝暴怒,自古至今,他都是一路碾壓敵手,還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大虧,被人肢解了軀體,血光沖霄,這是從未有之事。

他的神魂燃燒,強行凝聚血液與殘體,跟石昊拼命。

不過,哪怕他能重組在一起,拼成一個完整的軀體,上面依舊有一道道可怕的傷口,無法消失。那是石昊的法則在肆虐,一時間難以逼迫出來。

授首!

石昊大吼著,輪動手中的巨斧,震開了弒帝戰矛,火星四濺,并且斧光澎湃,切開混沌,斬在羽帝那龐**體的脖子上。

噗的一聲,一顆頭顱飛了出去,帶起大片的血花。

石昊再一次將他重創,斬下首級,他沖了過去,進一步鎮殺。

此地,雷霆滾滾,石昊動用這種秘法,煉化羽帝,將他的一身精血都快耗盡了,不斷抹殺其肉身,煉化其神魂。

不過,到頭來他又遇到了早先的問題。

就如同對決蒼帝、鴻帝時一般,擊敗了敵手,但殺之不死!

石昊手段盡出,將羽帝的神翅剝落了下來,將其肉身碾壓成血霧,將其神魂熬煉,恨不得立刻化成灰燼。

你殺不死我,最終殞落的會是你,大勢在我這一邊!羽帝咆哮,其神魂跟真身沒什么區別,披頭散發,血跡斑斑。

他的眼神如同野獸般,帶著野性,還有凜冽的殺機。

噗!

面對這樣的威脅,石昊直接一斧子剁了下去,將其元神頭顱劈開,而后猛力催動大道之火,進行熬煉。

吼!

最可怕的局面到來,鴻帝再現,紫氣澎湃,殺意撕裂千古,他披散著長發,滿身是血,大步走來。

你在劫難逃!蒼帝也來了,灰發亂舞,眼神冷酷,他滿身是血,出現在此地。

這兩人剛才都很慘,神魂被斬開,接連崩散,但就是殺之不滅,他們以準仙帝之道行熬了下來。

現在,雖然元氣大傷,自身狀態糟糕到極點,但他們還是趕來了,再不出現的話,或許羽帝真會出現意外。

竟殺到這一步。

石昊難得的寂靜下來,沒有發狂了。

不過,當他再出手時,讓在場的幾人莫不變色。

轟!

他召喚來準仙帝級骨冠,強行打入那被他鎮壓的羽帝神魂中,而后猛然催動,讓這里一下子爆開了。

混沌大爆炸!

別說羽帝,就是石昊自己都在咳血,身體破爛。

啊……

羽帝嘶吼,神魂一寸一寸斷裂后,破碎的不成樣子,化作一簇又一簇的準仙帝火光。

還是殺不死?!石昊嘆息,雖然早有預料,但還是難掩失望之色。

羽帝再現!

那猙獰的面容,那冷酷的眼神,無不說明著他有多么的憤怒。

哧!

石昊與他化自在身一起動了,沖向蒼帝還有鴻帝,迎上這兩大強者。

嗯,你要做什么?!

兩人大喝,因為,這一次石昊的出手,很詭異,廝殺時,徹底抱住了他們,渾身焚燒,散發恐怖的氣息。

他們預感到大事不妙,這是要玉石俱焚嗎?!

最終,抱著鴻帝那個石昊忽然爆開了,包裹著鴻帝,拉著他一同走向毀滅。

另一邊,石昊的真身也動了,將糾纏在一起的蒼帝,推進那爆開的光華中。

鴻帝凄厲慘叫!

啊……同時,蒼帝也在痛苦的嘶吼著,咆哮著。

但是,相對來說,蒼帝傷的并不是很重,他第一時間就擺脫了那可怖的光華之海。

石昊輕嘆,不是他非要自損軀體,而是因為他化自在身有時間限制,他剛才預感到,那具真身要消失了。

故此,他不計代價,這么血拼。

他化自在**,漸漸被他理解通透了了,可以化出無上戰體,但被時光所困,不能長存。

且,他化自在**施展一次后,短時間根本可能再施展了。

羽帝、鴻帝,都遭遇了元神之傷,若非到了這個級數,早就形神俱滅了!

毀滅準仙帝級法器,玉石俱焚等手段,都不能拉走他們的性命,這著實有些可怕。

你還有什么手段?該上路了!羽帝寒聲道。

蒼帝、鴻帝也一起逼來,都帶著刺骨的殺意。

你們都殘缺了,神魂不穩,精血破散,誰殺誰還不一定呢!石昊冷冽回應道。

接下來的廝殺,蒼帝成為主力,對抗石昊。

另外兩帝想要邊戰邊恢復,不過遇到發狂的石百家樂必勝術昊,他們的如意算盤打空了,石昊如同瘋魔了一般。

他不計后果,不計代價,血戰三帝,完全是在以命耗命。

這一戰,足足廝殺了數年,他們自混沌中打進了黑暗之地,又殺進終極古地。

他們全都放開了手腳,激烈的血拼。

歲月流逝!

這是屬于準仙帝的大戰!

誰都無法料到,石昊跟蒼帝、鴻帝、羽帝會殺到這般光景,整整一萬年過去了,他們的戰斗還沒有停下來。

他們的軀體都殘缺了,神魂亦如此。

早先時,羽帝被那團火覆蓋,又被準仙帝級法器爆開神魂,雖然熬了下來,但其實真的傷了魂魄之根基。

而鴻帝似乎傷的更重,被石昊的他化自在身抱著同歸于盡,雖然他沒有死,但這些年來其狀態極其糟糕。

不然的話,石昊根本堅持不到現在。

畢竟,他在跟三大準仙帝廝殺,一戰就是上萬載。

殺到這一步,他們都在血拼,想熬死對手,誰要是退縮的話,對誰就會極其不利,容易遭受阻擊。

外界很難想象,這一戰竟會持續如此之久!

事實上,在接下來的戰役中,顛覆了過去的大戰紀錄。

他們足足征戰了三萬載!

彼此都早已是皮包骨頭,精血盡失,再這樣下去的話,準仙帝也熬不住了。

轟!

大浪滔天,黑色的浪花席卷向天宇。

不知不覺間,他們殺到了界海中。

呵,你所在意的都在海的那一端,我們選那里為戰場如何?羽帝冷笑著。

真不想毀掉那里啊,那是黑暗子民的孕育之地,這么放棄太可惜了。鴻帝說道,嘴角帶著冷酷。(未完待續。)

  • 捕魚機
  • 炫海娛樂城
  • 百家樂算牌
  • 金合發娛樂城
  • Q8娛樂城
  • 九牛娛樂城
  • 贏家娛樂城
  • 線上老虎機
  • 娛樂城推薦
  • 財神娛樂城
  • 玩運彩投注